变成蚊子的每个夜晚完本[耽美甜文] BY:木匆匆(2)


没想到居然直接在俞行的房间里就变成人形了,安余紧张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
所幸俞行并没有醒,看样子还沉浸在深睡眠中。安余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一边注意着床上的动静,一边轻轻地放下防盗链,扭开房门把手,悄然离开。
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安余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溜着墙边下了楼。他的房间在俞行下面那层,这会儿房门紧闭,他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蚊子,手上也没有房卡,跟个傻子一样被锁在门外。
结果就是大半夜的,安余联系前台给他开了门,在服务生质疑的目光中有些心虚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的床上果然空无一人,被子摊开,枕头处有个窝,就像正在睡觉的他突然被人从空中提溜出来一样。安余叹了口气,疲惫地瘫在床上,觉得今晚的经历简直不可置信。
他居然因为一个梦变成了蚊子,还吸了俞行的血,最后找前台开门回到房间里……他浑身疲惫,觉得困又不敢睡觉,生怕再次进入什么更奇葩的梦境里。
但床太软,困意太浓,安余还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意识朦胧地靠在床边,昨晚经历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可窗外真实的阳光却让他觉得那些似乎都只是一场梦。
事实却在告诉他,那些离奇的经历都是真的。
昨晚从蚊子变回人形之后,他虽然穿着睡衣,但是却是光着脚的,即使睡了一觉,他的脚底板还沾着灰。这就证明他的确往俞行的房间走了一遭。
安余的理智终于回笼,对于自己摊上这种倒霉事十分烦躁。他仔细回忆着昨晚在梦里那只蚊子说过的话:他每天晚上都会变成蚊子,而变成蚊子之后必须要吸俞行的血才能变成人身。按照昨晚的初次经历,应该是在他完成吸血后的五分钟之内变身。虽然吸血的感觉挺奇妙的,而且身为被吸血人的俞行似乎也很享受,但安余算是失去人身自由了。
他只能吸俞行的血,这就意味着他必须每天都跟着俞行,至少晚上住的地方要很近。在同一个剧组还好办,一个星期之后这部剧就杀青了,那时候他总不能还跟着影帝走吧?所以当务之急,是赶快破除这个变成蚊子的诅咒。
而按照那只蚊子的说法,想要破除诅咒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让俞行不再讨厌蚊子。
这个事情太难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恐怕不会有哪个人不讨厌蚊子的,尤其是俞行这种招蚊体质的人。安余有些沮丧,但这个事情不能气馁,即使俞行再难以接触,他也必须打开一个突破口,说服俞行不再讨厌蚊子,否则他这辈子都要沉浸在这种痛苦之中。
俞行早上是被痒醒的。他的脖子上被蚊子咬了个包,肿的很大,抹了止痒膏也不管用。除此之外,让他更在意的是他身体的异样。
他昨晚似乎做了个旖旎的梦,虽然记不清梦里的内容,但身体的表现还是很强烈的。俞行觉得自己应该是清心寡欲太久了,这才让他27岁居然做着17岁才会出现的梦。
他一向对于男女关系没什么兴趣,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大多都是带着崇拜的目光,她们喜欢的都是他优秀的外在,却没有人知道他实际上不善与人交际,性格慢热。相比于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你来我往的关系上,他更希望留出时间钻研工作。
连他的经纪人都觉得他很无聊,除了工作之外,似乎没有什么额外的兴趣了。
俞行整理好自己,准备下楼吃早餐,却在开门的时候顿住了。因为之前有过在酒店丢东西的经历,俞行已经养成了晚上睡觉前挂上防盗锁的习惯。但今天……门上的防盗锁是开着的。
他刚刚起床,并没有出过门,从昨晚他回到房间开始,也并没有人来找过他,那么他门上的防盗锁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昨晚忘了挂?
……
今天依然是两位主演的主场戏,安余没有戏份。他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观察着,思考一会儿该怎么跟俞行搭讪。
正巧宽哥提了两杯冰镇酸梅汤过来,汗涔涔地递给安余一杯,不解道:“今天又没你的戏,这么热你不在酒店休息,还非要来片场干什么……”
安余眼睛瞅着站在烈日下的俞行,拿吸管戳开酸梅汤:“我这是虚心学习,多看看影帝怎么演戏,我不是也能进步么……”
宽哥咂嘴:“我还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么高的觉悟。”
俞行那边一场戏结束,演员下场换装休息。安余看着俞行正往他旁边的休息棚走,连忙一把抢过宽哥手里那杯还未开封的酸梅汤:“借我用用。”
“哎——我还没喝呢!”
安余留给他一个背影,屁颠屁颠地往俞行的休息棚走,扭过头喊道:“你喝我那杯!”
俞行已经脱掉了戏服,只穿着一件后背湿透的白色T恤,风扇冲着他的背“呜呜”地吹着,浸湿的T恤紧贴着他完美的背部曲线。
安余紧张地捧着酸梅汤,站在俞行身后谄媚地叫了声:“俞哥!”
俞行回过头,看到一个笑得很阳光的男孩站在他伸手,手里还捧着一杯酸梅汤。他知道这个叫安余的男孩子就是现下最流行的小鲜肉,本来以为他们都是那种趁着流量多拍几部偶像剧圈钱的人,没想到安余居然会主动请缨加入他们剧组,还宁可演个龙套。
俞行冲他点了点头,表情有些疏离:“你好。”
安余尴尬地挠挠头,把手里的酸梅汤递过去:“拍摄辛苦了,喝杯酸梅汤解解暑吧!”
看样子俞行想要拒绝,他的经纪人周姐连忙在他开口之前把酸梅汤夺了过来,一边冲安余温和地笑,一边给俞行使眼色:“谢谢你啦小余,我正准备去买呢,就让俞行喝你送的这杯吧,你说是吗,俞行?”
俞行只好跟着笑了笑:“谢谢你。”
安余的手掌上还带着冰镇酸梅汤的温度,他笑着把手贴在脸上降温,顺势坐在俞行身边,歪着头道:“俞哥,明天我和你有一场对手戏,有些不懂的地方想向你请教请教。”
对于工作上的事情,俞行都来着不惧:“好,你说。”
好在安余早有准备,把之前的一些疑惑都说了出来,俞行很耐心的一一向他解答。两人聊了有差不多二十分钟,安余才亮出杀手锏:“俞哥,我可以加你微信吗?以后有问题说不定还会麻烦你!”
安余笑得一脸诚恳,根本让人无法拒绝。俞行只好点了点头,把手机二维码给他。
第一个任务目标完成!安余心中窃喜,按照计划,他这时候就得探探俞行的口风了,看他到底对蚊子的态度是什么。他一边添加微信,一边假意和周姐聊天:“最近天气热,蚊子也多,尤其这山里的蚊子,简直太毒了……”
周姐点头,一副快被蚊子折磨致死的样子,义愤填膺道:“要是能让这个世界上的蚊子灭绝,我宁可少活十年!”
安余正准备趁机问问俞行的看法,却看到俞行一手摸着脖子上红肿的疙瘩,主动接话:“我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快走开我要发芽了地雷×7,胖团不胖地雷×6,此生有幸,在亿万地雷×5,阿啾阿w地雷×2,江紫璇、有两只猫的蕾切尔、夹心糖、卿南湘、墨竹修然、撩你以烟、净、地雷×1。
以及送了营养液的几位小伙伴们,么么哒!

第3章 自律。
俞行的回答让安余彻底死了心。
他居然一开始还痴心妄想,会不会俞行对于蚊子没有那么大的厌恶感,谁知道这个从来不会参与闲聊的人居然主动接过话题,可见他对蚊子有多么的深恶痛绝。
但安余没那么容易气馁,人的看法不是永恒的,是可以进行潜移默化的改变的。只要他持之以恒的对俞行进行暗示和洗脑,总有一天,俞行对蚊子的看法一定会发生改变。
安余回去搜罗了好多关于蚊子的资料,想要从中寻找一些可以证明蚊子也有好处的观点。有一篇科普文角度清奇,说从普世的角度来看,蚊子也和其他芸芸众生一样,拥有生存的权利,它们吸血只是为了活下来。不用翻评论,安余都知道这篇文章的作者肯定被网友骂了个半死,这种圣母论点别说说服俞行了,连安余自己都嗤之以鼻。
还有一篇文章说只有雌蚊子吸血,而雌蚊子吸血是为了让受精卵发育成型,繁殖后代,在不需要繁殖的时候它们是不吸血的。这篇文章的作者思路更是惊人,他居然从蚊子吸血的故事中看出了母爱的伟大。
安余暗骂一句MMP并关了电脑。
果然蚊子这个东西……百害而无一利。能站在蚊子角度说话的人,要么是圣母心泛滥,要么就是脑子有问题。当然还有最独特的一类人,就是他这种被诅咒缠身迫不得已的人。
安余叹了口气,在网上找了一张萌萌哒蚊子图给俞行发了过去,然后配了一段文字:“其实不是所有的蚊子都是坏的,公蚊子是不吸血的,只喝花露和树汁。”
俞行刚从片场回来,正准备去洗澡,突然间就收到了一条奇怪的微信消息,一张鼓着腮帮子瞪大眼睛的蚊子表情包,以及……一句为蚊子辩解的话。
这真的是他见过最差的搭讪消息了。俞行放下手机,心里自动把安余划分为情商比他还低的那一档。
对自己情商水平毫不知情的安余等了好久也没见到俞行的回复,扔下手机苦思冥想。看样子通过科普增加蚊子好感度的这个办法行不通,毕竟想要潜移默化的改变俞行的看法其实并不容易,如果换位思考,安余也会觉得这个想法有些不可理喻。
几乎所有人对蚊子这种生物都有过非常差劲的感官体验,咬人、吸血、传播病菌,哪怕它长得再可爱,人类也不会对一种总是伤害自己的生物产生同情心。所以安余觉得,要让俞行对蚊子的印象改变,就必须让他在蚊子身上得到幸福快乐的体验。
可是怎么可能有人会觉得被蚊子咬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呢……
等等!安余突然反应过来这个诅咒赋予他的特殊能力——快/感!想起昨晚俞行潮红的脸,安余就觉得心中暗喜,只要他在俞行醒着的时候吸血,并且让俞行知道被蚊子吸血能让他产生非同一般的快乐,他自然就会对蚊子印象大为改观!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俞行肯定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安余顿时信心满满,静静地等待着变身的时机。
晚上七点多,太阳终于落山,而就在余晖消失的一刹那,安余的身体“砰”的缩小,变成一只蚊子落在地上。
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对于突然变成蚊子这种事情安余还是有些不太适应。他扑闪着翅膀飞起来,在自己房间里嗡嗡了一会儿,找到属于蚊子的敏锐五感,这才顺着窗户缝飞了出去。
躲在俞行窗外,安余看到了一副美人出浴图。他应该是刚洗完澡,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还有几滴水珠挂在腰间,完美的人鱼线盘旋而上,腹肌紧致结实,胸肌也看着很诱人,果然是完美身材……安余正留着口水欣赏,俞行似乎想起来什么,突然朝安余偷/窥的这扇窗户走来,伸手拉住了窗帘。
安余:……
这么好的身材还要藏起来不让人看,吝啬!安余气哼哼地从窗户的缝隙钻了进去,然后越过窗帘,可惜俞行已经穿好了裤子,上衣也披在了肩上,正在扣扣子。
与俞行同处一个空间,安余看到的就不仅仅是令人流口水的身材这么简单了。这个刚刚洗了澡身材令人喷血的男人,此时在安余眼里已经变成了一桌鱼肉俱全的盛宴。
好饿……好想吃……
还没等大脑做出反应,安余的小身体已经以光速飞到了俞行身边,恨不得一头扎下去饱餐一顿。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仅存的理智让他在即将吸血前刹住了车。
按照原本的计划,他必须吸引到俞行的注意,并且在俞行知情的情况下,迅速果断地吸血,那么俞行在感受到快/感的同时,就会意识到自己的快/感和蚊子吸血之间可能存在某种联系。
于是安余加大自己翅膀的震动频率,卖命地在俞行面前嗡嗡。
俞行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剧本,神情十分专注,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面前有一只蚊子想要努力地吸引他的关注。安余控制身体飞向俞行的耳边,一边震动翅膀,一边大声BB:“快看我!快看我!宇宙中最帅气的蚊子,即将用他的银针让你□□!”
当然俞行听不到安余说了什么,但他却感受到了蚊子在耳边震动的声音。他皱起眉,放下手中的剧本,开始在周围观察寻找。
安余立刻旋转跳跃,飞到俞行面前。俞行果然注意到了面前这只嚣张的蚊子,他表情严肃起来,目光中还带着些许厌恶,双手开始在空中挥打,想要把安余拍死。
毕竟安余是曾经拍死过九百多只蚊子的死亡杀手,深谙拍蚊子之道,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俞行一抬手,安余就知道他想怎么拍。所以他总能在俞行下手之前作出预判,蛇皮走位躲避攻击,居然就这么和冷面影帝缠斗了五分钟。
终于,俞行没耐心了。他面无表情地从抽屉里拿了一瓶驱蚊水出来,冲着安余的方向狂喷。他拿的那个绿色瓶子安余认识,SIXGOD的清新味道,安余还是很喜欢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朝他袭来的却是一股让他难以招架的恶臭。
安余觉得自己就像掉进了化粪池,到处都充斥了能把人熏晕的味道,他晃晃悠悠地往角落飞,可俞行却紧随其后,带着粪味儿的驱蚊水始终萦绕在他周围。
安余觉得自己已经要吐了,明明是味道清新的花露水,怎么站在蚊子的角度闻起来会这么臭  2 页, !不但臭,还让他头晕目眩,几乎窒息!

章节列表

上一篇:快穿之我是只鱼完本[快穿] BY:阿呆瓜 下一篇:快穿论系统的重要性 亚博足彩+番外完本[快穿耽美] BY:一点秋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