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论系统的重要性 亚博足彩+番外完本[快穿耽美] BY:一点秋凉

1 页, 好书尽在
《快穿论系统的重要性》作者:一点秋凉
文案:
慕椞死了,慕椞活了,以游魂之体钻进电脑里,成为了一款网游里的GM兼NPC的形态活了。
慕椞又死了,慕椞又活了,新网游公测的时侯,成为了新系统GM兼NPC,操纵角色的时侯遇到雷雨天被劈到了异世,成为了一个炮灰“女”配活了。
这个女配有个不怎么出名,甚至不确定名字,只有个外号叫“杏仙”
穿越还配送了福利,新网游的NPC角色,外带游戏系统。
呵呵……你敢送系统,你敢不让我当自己的系统吗?
你敢让穿越,你敢不让角色多活上几年吗?
最重要的是,你敢让别人发现哥哥是男的吗?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快穿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椞 ┃ 配角:很多 ┃ 其它:快穿系统
第1章 在武侠世界浪(一)
慕椞坐在茶楼的窗台边,倚着窗台看着外头的人影走动,街上的小贩叫卖着摊上的货物,茶楼坐势颇佳,闹中取静,意趣风雅,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祥和。
恍惚间,慕椞不由回想去记忆里的一个片段,那个时侯他还是一个人,唔,还是女人。辛苦大学四年终于毕业,背着个包背,孤身一人就敢去云南,在丽江古城的客栈里,小桥流水,繁花芳香,阳光也很好。午后闲适的时光里,面前摆台电脑,一壶红茶,几样茶点,别提有多么的闲适浪漫了。
然后,她就死了。晴天霹雳,一道雷电下来,他就成了一抹孤魂。醒过来的时侯,他是一款从没听说过的网游里的MG,可以切换成游戏里的一个不顶重要的NPC。一开始因为没有记忆,NPC的角色又是个男人,慕椞很自然的接受了自己的身份设定。就算偶尔会觉得有些违和,他也没来没有多想过什么。
游戏里的时间与现实不太一样,慕椞活了二十年,而游戏里的玩家表示才过去两年的时侯,游戏干不下去,没人维护,他死了。
再活过来的他觉醒了前前世的记忆,想起自己曾是个女人的时侯,他已经彻底习惯了成为一个男人而活着。
毕竟跟女人相比,男人活得多自在潇洒啊。身为游戏里的GM兼NPC,他不仅操纵整个世界,有权有势还有钱,更是潇洒自在到没边了。
后来成了新的系统GM兼NPC,虽然新的角色设定是重要角色,每天都要给无数玩家发布任务比较忙,可闲暇时间依旧很潇洒自在,没事看哪个家伙不顺眼还可以利用权势之便为难调戏一下人家。结果就在他开始浪起来的时侯,老天爷也看他不过眼,把他又一次给弄死了,醒来就成了一个倒霉催的炮灰,性别:“女”!
新角色设定没有提到过名字,只有一个称呼,叫杏仙。西游记九九八十一难里堪称最弱关卡的小BOSS,大炮灰。因为调戏了兄长们请回家玩的小伙伴,因为觉得小伙伴长得太俊,想强留人家耍一耍约个炮,就被对方找上门来的宠物保镖打残打死。自己死了不要紧,还连累了家里的亲朋,大家一起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了。
成为身体接任者的慕椞觉得很悲伤,有死劫不要紧,反正哥们死着死着已经开始习惯了。但接收的系统明明是自己作主,在不切换游戏角色的情况下却死活不肯同意他换外观,甚至只是换件衣服也不行,简直不能更悲伤。
慕椞本来想说,大不了从今天开始做个安静的女装癖宅神,每天晒晒太阳,吸收点灵气,折腾了解一下系统,坐等着主角们来刷他。兴许刷完了任务以后他就又回到原来的世界做GM兼NPC了呢。再累点他也不在意,真的。结果他果然是太甜了,哪里会想到一切才仅仅只是开始。
他不过是玩累小睡了一觉,起来的时侯世界已经大变样。他只是睡了一觉而已,至于西游变小鸡吗?
啊,说错了。人家不叫小鸡,叫小凤儿,总有不小心会窜到红楼的感觉。
捡到他的是对方一百年不许变的好基友——花满楼。
童年的白衣男神啊,看到人家的眼睛就很想刷个治疗肿么破!求解,在线等,急!
穿越前,新网游戏是末世西幻风,他的NPC号是传说中滴鸟人,拥有最强技能:①审判——大天使之怒②圣光——真·生命挽歌。
前者可以瞬间将等级低于他的一切敌人刷回轮回点,后者可以起死回生兼治疗一切负面状态,俗称,满血满状态复活。
有着GM身份加持的NPC的福利就是这么屌,人民币玩家都只能用低级的生命挽歌,初级的时侯才只能回20%的血量呢。
可惜,再怎么手贱,作为自己系统金手指的他却要受到系统的限制,不可破坏世界重要规则,剧情外可以乱来,剧情进行时不可杀死主要及次要配角,技能无法作用于主要及次要配角身上。
当然,如果他使用的是系统外的能力,除了不能在剧情之前干掉主角及重要配角外,一切顺心随意。
杏仙不过是个小小的植物类妖精,连炼化本体离身而去都不行,否则也不会傻站在原地任由猪八戒用他的九齿钉杷给弄死了。植物类妖精的悲哀啊,庆幸他还能切换游戏角色,就是外族人的形貌太坑了点。
那样的形貌,切换出来了,只怕才真要被人当成妖怪吧,所以他情愿顶着个女人外表也不切换更合心意一些的男性状态。
慕椞揉了揉眉心,从“怀里”摸出了一块银锭子放在桌上就打算回花满楼那去休息,结果人刚要站起来,就听到外头有人高声叫了句:“陆小凤,你别走!”
哇哇哦,继花满楼之后,男主角陆小凤终于也出场了吗?慕椞兴致颇高的迅速下楼,终于赶在街尾处那一道红影闪过之际,窜出了茶坊,终究还是错失了看到长得跟眉毛一样胡子是怎么样的机会。
不过慕椞并不着急,反正他现在暂住在花满楼那里,总有机会可以见到陆小凤的庐山真面目的时侯。
带着包裹里上百万随时可转换为银子用的金币的慕椞晃晃悠悠,一脸钱多人傻的大爷在街道上晃悠了一圈,买了不少东西,除了一些放入背包,剩下的直接提在手上,慢慢悠悠的回了花满楼处。
刚入门,便闻到一股酒味,与之而来的还有一个陌生年轻男子的声音。
就算没听过,慕椞心里也大概有了数。
就说总有机会可以见到陆小凤的吧,这意外的惊喜来得简直不要更快。
“七童,我回来了。”
陆小凤是个善于交朋友的人,但真要论最要好的朋友,花满楼敢认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哪怕是西门吹雪也不例外,否则也不会是好基友一辈子了。
陆小凤虽然总被人黑成渣男,但他对朋友的重视绝对比对女人还要深,这并不仅仅取决于那些送上门来的女人都太多心眼,对他的利用更甚于爱情。
哪怕是大金鹏王朝事件还没有发生的现在,陆小凤也已然是个成名的声名在外的风流大侠。当然说侠探或许要更适合些。
名声在外,又自带事故体质,总在外面到处浪的陆小凤其实也挺忙的,但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回到花满楼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跟好基处一起交流一下感情啥的。
结果,他这才多久没来,第一好基友的身边就有了一位可以将他取而代之的美人相伴在侧,侥是心胸宽广,没心没肺如陆小凤,见到花满楼对慕椞的态度,也不免小小的吃了下醋。
说好的连上官飞燕也比不上他在七童心目中地位的设定呢!
要不是看得出来慕椞其实是男人的事实,陆小凤都想说花满楼也学会重色轻友了。咦,为什么我要说也?
“你就是陆小凤啊,跟想象中的还真不太一样。”慕椞上下打量了一番陆小凤,重点放在了他的脸上,当然主要是脸上的两撇胡子上。
陆小凤这人好奇心重,闻言顿时就起了兴趣,“哦,怎么不一样法?”
花满楼也是挺感兴趣,跟慕椞相处时间不算长,可也有些时日了,自然知道他这人总有些惊人之语,还有些不按理出牌。
虽然也在江湖上行走,思想行为难免有些受到影响,但如慕椞般言行举指间不自觉透露出来的表现来看,确实是与众不同的。
也是花满楼同样是个心胸宽广,对人对事的包容量也大,所以他并没有将慕椞当成异端看待,还对他的某些言行颇为赞同。而慕椞也是个适合做朋友,能聊得来的,否则人家可不像陆小鸡,想要花满楼当你是朋友可没那么容易,西门吹雪就是铁证。
花满楼为什么不见西门吹雪?因为他看出来西门吹雪杀人的真正原因。固然,西门吹雪也有自己的原则,譬如他杀的都是些背信弃义的小人之流。但背信弃义的人多了去了,西门吹雪要真只是因为对方的为人作事有问题就出来替天行道,那他就不会仅仅每年只出门几次,只杀那么几个人了。
所以,他是为了杀而杀,或者更明确一点,就是他只是在这些人里挑选出能够与他交手的。花满楼未必仅仅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但他看明白了西门吹雪与他理念不同的事实。有些人,还是只闻其名莫见其人的好。大家都是陆小凤的好基友,与其见了面处不来,徒添尴尬,还不如不见面的好。
很久以前,当慕椞还是一个女人的时侯,他曾错觉得花满楼是那种对谁都温柔的人,但在面对西门吹雪的时侯,他确实表现出了自己的原则性。其实对于上官飞燕又何尝不是呢,所以现在的他更加喜欢花满楼了。否则凭他背包里的钱币,以及本身的实力,完全不需要呆在花满楼这里,死赖着不走,得亏花满楼性情好,完全不在意。
话归正题,慕椞不愧他在花满楼心目中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形象,只见他摇头晃脑,背书般一脸正经道:“没有想象中英俊,也没有想象中来得招人恨,细皮嫩肉,嘴红齿白的,看着就很讨喜,难怪那些女人见了就大发母爱。你这两撇胡子留得好!”
“……”陆小凤简直要哭了,什么叫作大发母爱,能别这样损法吗?
花满楼禁不住就笑了,“原来陆小凤是因为这样才留的胡子吗,先前倒是没有想到。”
见到逗乐了花满楼,本也没计教的陆小凤干脆跟着一起笑了起来,自嘲道:“那我这胡子可更得保护好了,否则那些女人岂不来得更多了嘛。”
“陆小凤还有不喜欢女人的时侯,这倒是少见。”慕椞佯装好奇道。
“慕椞兄弟便不要取笑我了,女人自然是好的,但多了也是甜蜜的负担啊。”陆小凤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遇到的女人中也不乏是受他个人魅力所吸引来的,但存了心算计于他的女人也不在少数,人怕出名猪怕壮,大概也是如此。
不过,他也是乐在其中就是了。
第2章 在武侠世界浪(二)
乐在其中的陆小凤自然不会知道,有慕椞在,曾经这般的美事大概要打上一个大大的折扣。有时侯不知道实情,你自然可以无所谓的享受送上门来的艳福,但若是提前知晓了实情,只怕就不是享受,而会成为一种折磨了。当然,如果像慕椞这样的,死了反正也能再度复活,把人生当种一场游戏看待,自然又有所不同。
面对陆小凤的自嘲,慕椞顿时来了兴致道:“我不信陆小凤会有嫌女人多的时侯,你要不要跟我打个赌?”
陆小凤摇摇头,“不赌,不赌。这种事明显是我吃亏,我可不赌。”明知吃亏还要赌,这可不是他的作风。陆小凤甘情吃亏的时侯不是没有,但必定是有原因的。
“我用一坛好酒与你赌如何?”当年看过陆小凤传奇虽然剧情忘了许多,对于陆小凤这个主角,慕椞还是知道他的一些性格的。譬如陆小凤嗜酒,当然,能勾动他心的自然得是要好酒才行,而他手头上刚好有许多的好酒,古往今来,哪怕是现实不存在的好酒他亦有许多,谁让他曾当过NPC,又当过GM现在更是套着个花妖壳子的伪系统呢。
自己当自己的系统也是有好处的,他可以自行制定任务,只要不作死定些自己完成不了的任务,一些普通任务虽然可以获得的积分能量低些,也终归是有的。譬如……认识陆小凤,与之成为朋友,奖励积分*100点。
积分是少了点,但陆小凤这样四海之内皆朋友的人,只要让他认同你,很容易便能跟他做上朋友。
虽然想成为他真正的好基友没有那么容易。
慕椞顺手往衣袍内一摸,便摸出了一只小坛子来,这只坛子当真是小,但做工却不一般。通体透着股浅浅桃红色的白底坛子里面的空间最多也就一个成年男子拳头大,说句心底话,若非慕椞说那是酒坛,冷不丁看见他,更像是个骨灰坛子。不过那没有用泥封口,而是仅仅用一个需要扭转盖子盖住的小坛内,隐隐约约飘散而出的酒香味却骗不了人,尤其骗不过陆小凤的鼻子。
淡淡的桃花一般的香气便是花满楼这样不嗜酒的人闻着了,也顿觉腹内有馋虫在动,饥渴难耐的直往上爬。
将酒坛子随手往桌子上一放,慕椞又不知打哪摸出一把扇子,手执扇柄有节奏的轻敲桌面,轻声唱了起来:“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我这桃花酿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喝得起的,便是有钱也买它不到,你可知道这是为何?”末了,慕椞眼波流转,揶揄的轻瞟了眼陆小凤道。
陆小凤眯起眼神情迷醉的嗅着那股淡淡的酒香,咋然睁开双眼,他的目光灿烂得像是里面盛下了漫天星斗,略显得意的道:“自然是因为这酒不同凡响,只闻其味便让我有种内力都有所提醒的感觉,我几乎要怀疑这其实是用天上王母娘娘桃树上的桃花酿出来的仙酒了。可惜,我这人素来不信神佛。”不,你面前坐着的人身上套的其实是妖精的壳子,还是一株杏树成精。

章节列表

上一篇:变成蚊子的每个夜晚完本[耽美甜文] BY:木匆匆 下一篇:男友种植指南完本[励志甜文] BY:长乐思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