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魔头好像喜欢我[穿书]完本[系统] BY:以魂代月

1 页, 《反派魔头好像喜欢我[穿书]》作者:以魂代月
好书尽在

大学生楚歌为了赚钱糊口,申请了一项穿书计划,致力于改变男主悲催命运,帮男主弄死万恶反派!
但这天下间人人闻风丧胆的天下第一魔头沈无心哪是那么好弄死的啊喂!
为此,楚歌只好被逼无奈走上了一条疯狂在作死边缘试探的道路。
结果一不小心……居然产生了感情?
看磨人小受如何攻略霸气反派攻~
楚歌:沈傲娇你行行好,给你亲亲好不好。
沈无心:不好,滚。
狗怂吐槽帝要面子小跟班受楚歌
嘴贱霸气乖张傲娇变态美人攻沈无心
1V1,HE
帮排雷:1.受很平凡,为爱发电。2.“我爱上了霸道总裁,霸道总裁好像对我也有点那么个意思”。
剧情流,前期感情发展比较慢,之后就开始甜啦
文章轻松搞笑,不点进来看看你怎么知道喜不喜欢呢!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无心,楚歌 ┃ 配角:杂七杂八 ┃ 其它:
☆、神秘邮件
“楚歌,放学打篮球去吗?”
“不去了啊,家里还有点事,你们好好玩啊。”坐在课桌上的男孩微笑着朝同学挥了挥手,目送他们出了教室门,自己才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手机上。
[未读短信:楚先生您好,您有一封邮件放在花园小区北门传达室,请在晚上7点之前领取。]
楚歌瘪了瘪嘴,弹簧似的从桌子上跳了下来,不置可否,环顾一圈,才发现学生们早就走光了,他又是最后一个,只能锁好教室门,匆匆赶去花园小区。
这是一封不知道发件地点的邮件,黑金色的信封倒是显得莫名的庄重。楚歌撕开封皮,一颗小小的糖果掉在了地上。

楚歌捡起地上的糖果,若有所思地发起了呆。
这个活动是他在一年前报名的,那时他的母亲刚刚病逝,自己穷困潦倒,偶然间看见这个穿书计划的招募信息,被一百万冲昏了头,想着不试试白不试试,万一天上掉馅饼,一百万就砸他脸上了呢的心态报了名。
穿书计划,就是穿越到书里,帮助整本书完成最初始的设定。说白了就是辣鸡作者写的坑埋不上了,眼看着就要烂尾,为了维持住读者的心态,不被读者寄刀片,才征集世间不怕死的奇人异士帮忙匡扶结构。
报名条件也挺苛刻的,报名者需要父母双亡,无亲无故,就是人间蒸发也没人追责的那种。毕竟这个书里的任务要是失败了,人也就回不来了,现实世界就相当于。
楚歌发出无奈的叹息,内心只有一个字,愁。想他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这才刚刚放暑假,假期第一天都还没来得及享受,眼看着就要在自杀的边缘试探,搁谁谁心里能爽快啊!
更何况,他要穿的书还是《执剑入江湖》!这本书虽然起了个文艺名,却是一本不折不扣的烂尾书!只因为作者写着写着就把反派沈无心的定位立的太高,最后天下无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果然男主宋尧是个后妈养的孩子,本来一心修正道,励志杀掉魔头沈无心,最后却被沈无心反杀,可谓凄惨。
楚歌觉得自己凉在沈无心的手里的几率是百分之二百了。
不过转念一想,反正在现实世界里他也已经无依无靠,生或死也没人在乎,还不如去体验一把江湖快意恩仇。嗯……虽然这个江湖BUG满满,那反派比男主还粗的金手指,那把人的智商按在脚底下摩擦的剧情……不过幸好他也算中二,年少轻狂时居然认认真真读完了这本书并背诵了梗概,心想着大不了在沈无心即将登场的地方,他就脚底抹油溜了便是。
楚歌撕开糖果的包装皮,将那颗圆滚滚的小糖果塞进了嘴里,随后拉上了灯,躺在床上,盖好被子安静等死。

“这是什么鬼角色啊!就没有那种又高又帅又有钱的角色吗?”楚歌有些崩溃,试图与系统进行垂死挣扎的讨价还价。
如同机器般机械的声音传来:
得,这个系统还会顶嘴!
楚歌皱着眉头想了想,宋家家奴虽然与主角近水楼台,但怎么听都觉得很没出息。世家少爷倒是不错,有钱,任性,与江湖乞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离着任务就有些远了,身份上难免会受到限制。江湖剑客倒是还行,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钱,万一是个贫穷的江湖剑客,跟乞丐其实也没啥分别。
“行吧,我选D,江湖剑客,剑客厉害不?是不是武功盖世那种?”

“噗!”楚歌想打人,那他也别穿书计划了,直接更名为送死计划就得了。“那你们也太不讲理了啊,这我还怎么玩?”

“你们也太抠了吧!!”楚歌咆哮道。“坑爹呢这是!”

楚歌:???真叫人摸不着头脑.jpg
楚歌:“这个C是什么玩意?我记得这本小说里好像没有感情描写吧?”

楚歌想死。这种就要整你你别BB的系统,跟沈无心那种就要杀你不讲道理的变态如出一辙。楚歌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一个整蛊游戏了。

说完,系统叮的一声消失不见了。
楚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觉得脑内天旋地转,浑身剧痛无比,他奋力的从床上坐起,才看清衣服上血迹斑斑,身上也是青红相接,竟是受了重伤。四周环视一圈,却见自己在一个破旧的小茅屋里。屋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顺着茅草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有一老妪小心翼翼的捧着碗从门口进来,见他醒了,激动道:“少侠,您醒啦,来来来,先把药喝了。”
楚歌不明所以,仍接过碗仰起头一口喝尽,抬起袖子擦了擦嘴角,有些茫然道:“老人家,我这是怎么了?”
那老妪瞥了她一眼,有些不忍心,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少侠节哀,与您同行的那群人全都被那魔头杀了,您是被另一位大侠拼死带回来的。唉,真是作孽啊。”
楚歌更懵了:“哪群人?另一个大侠是谁?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
正说着话,却见有一人在门外收了油纸伞,轻轻地拍去黑袍上的泥尘,踏步走了进来。只见来者身负长剑,手持竹伞。身材高挑,面若冠玉,只是清秀的脸侧却被新划了一道口子,漆黑的眼眸中带着几分阴骘,嘴角却是扬着的。
他双手抱拳,板板整整地行了个礼:“在下宋尧,多谢小兄弟及门派众人舍命相救,如此大恩大德,宋尧没齿难忘。只是斯人已去,还望小兄弟节哀。”
楚歌把这句话从脑子里过了两圈,总算想起来是怎么一回事。
在书中是有这么一段,说是宋尧被沈无心追杀至燕山山脚,恰好被山中修行的一小门小派遇见,江湖素来讲行侠仗义,便舍命救护他,不料沈无心武功太高,以一己之力随手屠了个门,杀了几十个弟子,却行差就错地被宋尧给跑了。合着他这是夺了一个门派小兄弟的舍,机缘巧合之下与男主相遇了。
楚歌初来乍到,对那门派也着实没什么感情,摇手笑道:“没事没事,宋大哥客气了。”
宋尧估计也是头一次见到被灭了满门还能笑的那么快乐说没事的,心中怀疑这位小兄弟被打坏了脑子,又不好直说,只能附和道:“小兄弟心胸豁达,宋某佩服。不过你放心,宋某活着一日,便早晚要取了那沈无心的狗头,为他杀过的人做个交代!”
楚歌也觉得自己这么快乐不太符合常理,于是连忙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宋大哥说的是!这沈无心着实可恨!唉,若宋大哥不介意,不如你我二人一同结伴,去寻那沈无心报仇,也好过单打独斗,万一被他伤了性命,倒是不值了!”
宋尧欣喜道:“自是不介意,只是那魔头来无影去无踪,宋某不才,与那魔头的实力仍悬殊巨大,怕是去了也难逃一死,不如你我先休整一番,待明日再去寻江湖四大门派,一同围剿那魔头,如何?”
楚歌心道反正大家目标一致,如果四大门派能灭了他,正好省了自己系统规定的什么色/诱方针,忙点头称是道:“阁下分析得十分有道理,不如就依你所言!”
“还不知道小兄弟尊姓大名?”宋尧舒展眉头,露出好看的笑容。
“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楚歌是也。”

☆、宋尧身世
宋尧给楚歌讲述了一下他是如何从积极阳光的五好少年变成了心怀仇恨的阴骘青年的故事。
这话还要从五年前说起。那时的宋尧不过年方十二,还是呆头呆脑爱贪玩的傻小子一个。宋家在当时也是极富盛名的,算得上是虞朝数一数二的显赫富商。宋家老爷宋城更不必提,不仅经商有方,更是下的一手好棋,江湖送其名号“棋圣”是也。
就在这样一个家庭环境下长大,本该顺风顺水做少爷的他,却好死不死与沈无心遇上了。
那日烈阳当空,他举着一把小木剑,正在府内园中对着竹子林练习刚学会的剑法。他卯足了势,做了一套行云流水的准备动作,挽了一个剑花/径直刺向竹子,只听呲的一声,他定睛一看——竹子没事,剑缺了个口。
“噗呲——”不知何处传来了笑声,宋尧扬起头望向那声音来源处,皱起了眉头。
按宋尧的话来说,初见沈无心,他也是极其惊艳的。那人穿了一身紫袍,及腰青丝如墨,一双媚眼勾人心魄,他吊儿郎当的叉着二郎腿坐在他们家屋顶上,嘴里还啃着个苹果,可谓放荡不羁,潇洒至极。
小小的宋尧皱着眉头问:“你是何人?为何私闯我家?”
那人却当没听见似的,从房顶上一跃而下,在宋尧不解的目光下大摇大摆走到他跟前,还顺手摸了摸他的头:“小朋友,剑不是这么练的~”说着,他接过小木剑,嘴角带了三分戏弄的笑容,眼睛仍望着小宋尧,手中却执着剑左右一挥,只见一道无形的剑气划过,本在院子一侧种了一排的竹林居然全顺势而倒,竹叶飘飘洒洒落了一地。
宋尧惊呆了。
沈无心把木剑交还到他手中,笑道:“想学吗?”
宋尧头点的跟捣蒜似的。
沈无心笑的更开心了:“你告诉我你们家哪个屋是放棋谱的,告诉了我我就教给你。”
也怪宋尧年幼无知,说白了就是蠢,是人是鬼分不出来,又被这一套剑法唬住了,满脑子都是学会了长大当大侠,还真就把那放棋谱的屋子给他顺手指过去了。
他自然不会知道那本江湖人人求而不得的棋谱对于他爹来说到底有多宝贵,更不知道当时江湖上有这么一句话:“各路武林人士谁若有本事得了宋家棋谱,谁便有资格登顶五华山,与天下第一一战。”
沈无心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声真乖,却没打算再教他剑法,开开心心的走向了那装着棋谱的屋子。
宋尧察觉不对,冲到沈无心面前,用小小的身板拦住了他,怒道:“你骗人,你说话不算数!我家岂是尔等可随便乱闯的?你若不教我,我便喊人来捉你!”
沈无心被这一句话逗乐了,嘴边笑容更甚,眼中却是冷冰冰的:“那真是甚好。”
宋尧彻底急眼,大吼一声捉刺客,果真有一群侍卫提刀鱼贯而入,二话不说就砍向沈无心。
沈无心也不躲,笑嘻嘻道:“小弟弟,你可看好了哥哥的剑法,哥哥只给你演示一遍。”语毕夺过那木剑,随意的混入人群之中。
沈无心的剑利落干脆,不带丝毫犹豫,即使是木剑也能在他手中发挥出巨大的杀伤力,他如鬼魅一般在人群中穿行,每过一处,只有阵阵惨叫声不绝入耳。喷涌出的鲜血登时洋洋洒洒浸入空中,将簌簌竹叶染了个鲜红。
不过片刻,几十人竟全部横尸于此。
宋尧吓得说不出话来,瞪着眼睛望着眼前的魔头,魔头却蹲下身子,笑眯眯得看着他,还举起袖子替他擦拭了一下脸上被溅上的血迹:“小弟弟,学会了吗?”
宋尧握紧了拳头不发一词,浑身却在颤抖着。
沈无心轻笑一声,起身走向那盛满棋谱的房间。
“站住!”背后传来一声怒喝。
如一盆冷水倾泻而下,宋尧的心里凉了半截。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宋府的家主,宋尧他爹,宋城。
沈无心不慌不忙地侧过头,微眯的目中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杀气,随即在他脸上又绽放出一贯的笑容。他转过身,还颇有礼的作了个揖,嘴上说出的话却是极其狠毒:“宋老爷若是乖乖将棋谱交出来,沈某还能留您个全尸呢。”
“爹!你快跑!”宋尧泣不成声,此刻他与沈无心不过相隔一米,自己已是无处可去,那浑然天成的杀气弥漫在整个空气中,他纵然没学过武功,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何为不寒而栗。
宋城这才注意到他,痛心疾首的双眸中带过一分不舍,二分悲哀,三分心痛,又转头看向一脸嚣张的沈无心,强装镇定道:“你是何处来的魔头,为了一本棋谱竟血洗我宋家?”
沈无心笑的更开心了:“告诉您也无妨,在下沈无心,等您来世报仇时,莫忘了在下的姓名。”
话音刚落,他如瞬移一般,突然出现在了宋城身前,木剑板板整整的架在他的脖子上。
沈无心:“所以宋老爷,您究竟是交,还是不交呢?”
宋城颤颤巍巍地瞥了一眼肩头的剑,长叹一口气,知道今日注定命绝于此,妥协道:“你若放了我儿子,我便把棋谱给你。”
“爹!”
沈无心抬抬眉毛,点了点头,一副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说的也对,是该给你们宋家留了后,以后还可以向我复仇。”他又自己笑了起来:“这么一想,还真是有意思的很呢。”

章节列表

上一篇:花海情深一妖斩完本[穿越耽美] BY:万兵无敌 下一篇:每天都奔波在救男友一线[快穿]完本[爽文] BY:馄饨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