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奔波在救男友一线[快穿]完本[爽文] BY:馄饨壳

1 页, 《每天都奔波在救男友一线[快穿]》作者:馄饨壳
好书尽在
文案
某年某月某日,云继被杀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全文完。
云继:(/‵口′)/~╧╧
好吧好吧,别气,我们继续。
事实上,云继死于天神顾杨之手。
论如何折磨一个杀了你的人,
┐( ̄ー ̄)┌当然是让他来保护你。
于是顾杨被派来保护被自己杀死的人类。
云继:抱歉,又死了。
顾杨:……
以下重点:
1.本文快穿的是攻,攻受双视角。第三个世界正式在一起
2.本文每日0时左右更新,请假会在文案写上,其余时间多为捉虫,请勿理会。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杨、云继 ┃ 配角:云轩,罗震裕 ┃ 其它:
☆、夺嫡之战(一)
夏季的太阳蒸烤着大地,偶尔的一场风吹过,也是裹挟着尘埃和难闻的汗臭味道。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让世界更显得嘈杂拥挤,弥漫一股衰颓的气息。
云继擦掉额头上的汗水,继续对面前的人推销着房子。汗水顺着额头向下流,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汗湿了,只能套上外套来遮掩。
云继是个房产推销员,在现在这个房价猛涨的时代,售楼部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公司开始在外面设置推销点。而销售员也都不得不顶着太阳忙碌,运气不好时,还要忍着被骂两句。
云继喝口水,觉得公司不过是在做无用功,一天下来能卖出去一套房就不错了。
终于,忙活了一上午的云继在最热的时候获得了短暂的休息。因为这个时候没人愿意出门,没客户了。他擦擦头上的汗,扒拉着手里的盒饭,没有丝毫胃口。
“云哥,你去哪儿啊?”
“随便走走,纳纳凉。”
云继冲着同事摆摆手,四处看看,在公园找了个不显眼的角落,蹲在地上,抽出根烟,刚叼到嘴上,就听见一声鞭炮声。
“砰!”
云继觉得头部一阵刺痛,眼前炸开一片血红。
我靠,哪来的熊孩子放鞭炮啊。
随着一声枪响,云继倒在地上,还未点燃的烟滚到地上,被鲜血染红。
“任务完成。”清冷的声音中不带一丝的怜悯,顾杨起身将枪收好。神识之中,神将开启天界的通道,将人接回。
破门而入的警察,什么也没发现,这场枪杀案最终草草落幕。
顾杨跨出通道,身上的风衣瞬间化为黑色长袍。
“大人,天帝派人来了。”守在一旁的神将皱眉上前,看他冷峻的样子,天帝这次恐怕是有备而来。
顾杨却突然笑了,“无妨,便去看看这次又要搞出什么花样来。”
天界大殿之上,众仙争论不休。但当顾杨进来时,却都默契的沉寂下来。
顾杨的视线在他们身上扫视一圈,最终落在坐在上端的天帝身上。
“天神顾杨,拜见天帝。”
天帝面无表情地看着拱手的顾杨,“顾杨,你可知罪!”
“何罪之有?”顾杨直起身,眼睛直视天帝,虽面容带笑,眼中却满含杀意。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两方对垒。周围的众仙家都缩着脖子,生怕被连累。
天帝坐在高位上,缓缓开口,声音在大殿里回荡,“你违背天道,肆意杀生,如今杀孽过重,本该剥去神位,但是念及你本性纯良,现在酌你回去一世一世地还罪。”
“本神所杀之人皆是天道不允之人,何来罪过!”
顾杨嗤笑一声,天帝恐怕是气傻了,连天道的命令都敢忽视了。他正得意,却忽略天帝眼中一闪而过的蔑视。
天帝微微仰头,俯视着顾杨,“天道?哼。”随着天帝的一声轻哼,一道天雷斩过了神殿。
“顾杨,天道早已不肯再容忍你了。”
顾杨瞳孔一缩,视线扫过众仙家。神海之中,却在尝试与天道相连。可是他一入神海便发现,本来与天道相连的命线断了。
顾杨冷笑一声,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跟着天兵离开大殿。
顾杨是天界仅存的天神,自洪荒起便与天道相依相存,又凭借一身法力,无人敢惹。纵使身为六界之主的天帝也奈他不何。只是他终究没想到,天道居然背离了他。
千万年下来,他自己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说的好听叫还罪,其实不过是将他永生困在凡世。
“呜呜呜,大人啊!”
顾杨本就因天道之事而烦闷,手下还有个不知死活的神将一直在哭,心中怒火瞬间喷薄而出,“哭哭哭,我是死了吗?”
柔媚的神将拿出手帕轻拭眼泪,一开口,腔子便千回百转,和唱戏似的,“你若死了还好,没想到未战死沙场,却被天道抛弃了。”
顾杨被他哭得额头一抽抽地疼,“抛弃?你在说什么玩意?”
“本以为,大人与天道是真爱,却不想终究是敌不过权势利益。”
顾杨一头黑线,气得没说出话来。半晌才指着一旁的神将道:“薛城,你给我看着他,回去把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戏本都给我烧了。”
本来柔弱似水的神将闻言,突然挺直了腰背,“你说什么?谁敢动我的戏本,我就跟谁拼……唔……唔!”
名叫薛城的神将一把捂住他的嘴,咬牙切齿地将人往后拖,“风语,你给我闭嘴吧。”
顾杨耳边清净了才不到三秒,最啰嗦的人来了。他连忙抢话,“无名,尽量简洁,我急着下界呢。”
顾杨这话一出,来人马上噎得面色发红,最后憋出一句,“大人,我们尚有一拼之力。”
顾杨站在天界边缘,双手背后,闻言轻笑一声,“拼?”他摇摇头,“天道的威力你们不清楚,我却是知道的。别看你们是仙,天道动动手指,你们就会灰飞烟灭。况且,我不信天道真的如此无情,将我推出去。”
无名低头沉吟一会儿,生硬地用此次下界的规矩来转移话题。
“大人,您下界后,神力会被封印一部分。你的目的是去保护曾经被杀死的人,保护他们直到他们可以自保为止。这个一定要记住,别乱杀人,别再牵扯上因果杀孽。我们几个神将一直会与您的神识相连,有事情叫一声便可。还有,我们会想法子让您重返天界。”
“行了,我知道了。至于重返天界,再议吧。对了,我现在要去保护谁?”
无名翻开册子,一点点查找。顾杨看他查得吃力,实在不喜,伸手抽过册子,随手翻到一页,指着上面的名字道:“就这个吧!”
无名还想说什么,可是手里还要忙着查选定之人的资料,再一抬头,哪里还有顾杨的身影。
……
“殿下,太子殿下。”
云继揉了揉额头,从床上坐起来。睁开眼看着叫他起床的太监,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太子殿下,该去上学了。”
云继揉揉脑袋,伸了个懒腰,慢慢地从床上爬下来,张开手让太监们服侍他更衣。
洗漱之后,云继坐上肩舆向着书堂行去。一路上云继都显得尤其安静,不过那些太监宫女一点都不想惹事,他安静自然最好不过。
“咻!”
利箭破空而出,向着云继直冲而来。他看着箭越来越近,身体却像僵住了一样。
眼见着云继就要被扎个眼儿了,他身后的侍卫队里突然闪出一道身影,险险地握住了箭身。
云继咽了口口水,看着眼前泛光的箭头,缓缓吐出一口气。
这时,云继周围的宫女太监们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扯着尖利的嗓子开始呼喊起来。
“有刺客!护驾啊!”
人群一片混乱,云继险些从肩舆上被颠得摔下来,好在方才救他的护卫扶住了他。
云继定定心神,拿出太子的气势,朗声道:“都乱什么,不过是个刺客,速速将此事上报给父皇,让禁卫军加强警戒。”
下面一个小太监得了命令,很快就向大殿跑去。这个时辰正是皇帝上朝的时间,太子云继则因为年岁不够,仍在上学,所以不参加朝会。
云继挥挥手,示意太监们站回去,不要围着自己,至于皇帝知道刺客的事情后会怎么做,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刚才的那个侍卫呢?是哪一个?”
一个身着铠甲的人从队伍里走出来,直视云继,丝毫没有面对太子的惶恐。
“大胆,太子殿下和你说话是你的荣幸,还不跪下!”
对方显然没把这个太监放在眼里,依旧站得笔直。云继连忙发话,帮那人解围。
“好了,司公公,他刚刚救了我,可是大功一件,看起来也是很有骨气,当是国之栋梁啊!”
司公公一看太子发话了,自然不再计较。多亏了太子的这一句话,顾杨的不敬变成了有骨气。
顾杨仰头看着眼前的太子,刚来到这里就看到自己要保护的对象差点死掉,还好赶来的及时。
救完了人,顾杨就默默地地退到了人群里。这个世界早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顾杨连当初杀得是谁都不记得了,好在无名给出了些资料。刚才顾杨仅仅看了任务对象,还不了解情况。
顾杨翻了一下资料,大概了解了情况,就是个太子作为风口浪尖,然后不断有人想杀他的事。
云继看着依旧不回话的顾杨有些窘迫,“你叫什么名字?”
“顾杨。”
云继被他这简短的二字止住了话头,顿了片刻才道:“孤记住了,晚些时候孤就让父皇把你调到孤身边,做个贴身侍卫。”
“是。”
顾杨简单的应了一句,云继见顾杨冷冰冰的,也就不再上前搭话。
肩舆继续向学堂去,云继假装正视前方,其实一直偷偷瞄着顾杨,待顾杨向他看来时,又慌忙转开视线。
顾杨察觉到他的视线,但是却不甚理会,比起揣摩少年太子的小心思,他更关心怎么将人扶持道皇位上。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古耽《公子何日不风流》原名《公子不可以》
(小声逼逼,改名是因为编辑觉得不可以太浪了,让我委婉含蓄一点,唉,止不住一颗浪荡的心)
求收藏,拜托拜托(*>.<*)
☆、夺嫡之战(二)
云继在学堂里听了一天的课,到了下学的时间,也依旧刻苦地背书,将书上的伦理道德死死印在脑子里,又拖了许久才合上书。
“小胜子,摆驾,去父皇那。”
云继看着眼前地殿门,深吸一口气,在太监的弯腰跪地里,跨过门槛。皇帝早就收到太子过来的通传,却依旧表现出惊喜的样子。
“继儿来了,怎么今日想起父皇来了?”
云继也表现出喜悦的样子,蹭蹭蹭地跑到皇帝面前,仰着小脸冲皇帝甜甜地笑着。
“继儿不是一直都记着父皇嘛!只是父皇平日里公务繁忙,继儿害怕吵到父皇,倒是父皇,都不来看继儿了,不会是忘了继儿吧!”
皇帝哈哈一笑,捏了捏云继的小脸,道:“父皇自然记得继儿,今天继儿受了委屈!父皇都听说了。继儿别怕,父皇一定会好好彻查的。”
云继重重的点了两下头,一脸的天真,“对了父皇,今日多亏有个侍卫救了我,不如父皇就把他调过去保护我,好不好?继儿都没有人玩的。”
云继拉着皇帝的胳膊轻轻晃了两下,皇帝见云继撒起娇来,哈哈一笑。
“好好好,你喜欢就调过去吧!”
云继听到皇帝答应,马上就抱着皇帝欢呼两声。皇帝完成了补偿,没有过多的耐心耗在云继身上,问云继需不需要休息。
云继打了个哈欠,揉揉眼,做出困极了的样子,但是嘴上还是说不困。
“好了,继儿去休息吧!别累着了。”
“那父皇再见。”
云继踏出宫门,没有了撒娇的样子,一脸困容地回到宫殿。
这是云继对自己的保护,他的母妃是正宫皇后,但是却在后来病死了。在深宫里没有了母亲的庇护,云继的日子会过的多苦,这些皇后都想到了,所以她教了云继很多。
这个皇宫最大的终究是皇帝,云继花了所有的时间去讨皇帝的欢心,和后宫的妃子争宠。再加上皇后母族的势力,云继当上了太子。云继处处小心,做了一个不昏聩但是有些愚蠢的太子。
云继回到宫殿,门口站着的正是顾杨。可能是因为顾杨救了他的命,云继对于顾杨尤其地有好感。
“顾统领。”
云继走到顾杨身边,仰头看他,但是没能得到回应。
云继撇撇嘴,跨过门槛到殿里。
这人可真是难以相处。
“殿下,陛下送了东西来,要不要过目一下?”
“不用了,我想休息了。”
司公公弯弯腰,看到太子一脸倦容,忙挥挥手让人都退下了。
云继合衣睡下,纱幔外面,守夜的宫人站在不远处,但云继还是产生了一种将要与世界隔绝的恐惧感。
云继深吸一口气,眨眨眼睛,总算是摆脱了那种感觉。云继不敢再想,将被子向上拉,身体靠墙,闭眼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云继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召来太监们换了衣服,依旧是往书院去。顾杨已经被调到云继身边成了贴身侍卫,所以不像其他侍卫那样在周围护着,而是走在云继身边。
云继坐在肩舆上,眼睛不住地瞥向顾杨。
这人长得可真是好看,而且武艺高强,就这样当自己的侍卫会不会屈才了?他会不会觉得这样的安排不好啊?
云继窝起身子,紧锁眉头,一张不大的包子脸也都皱了起来。
一旁的司公公凑到云继身旁,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章节列表

上一篇:反派魔头好像喜欢我[穿书]完本[系统] BY:以魂代月 下一篇:我拥有一整个位面完本[系统] BY:一蔻一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