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梦心地_翦映

《(夏目友人帐同人)[夏目]梦心地》作者:翦映

文案

腹黑毒舌傲娇能脱单算我输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的场静司,夏目贵志 ┃ 配角: ┃ 其它:夏目友人帐

第1章 第一章

夜里一向无梦的夏目难得做了一场梦。

梦里自己和的场先生都穿着黑色的和服,穿梭于某栋古老的建筑前。大概是一时半会无法很好适应木屐的缘故,他险些不小心滑倒,却被对方紧紧抓住了手,这才得以保持平衡。

那一瞬间恰好风起了,将悬挂在门口的符纸chuī得划拉作响。曼妙的声音顺着流动的空气,逐渐蔓延至耳廓附近。

但他却只听到了自己心脏直跳的“怦怦”声,以及一句骤然响起的低沉话语——“夏目君,还是小心为妙”。

夏目在这一刻突然惊醒。

胸腔里的器官依旧激烈跳动着,仿佛在告诉主人这一切远不只一场梦境那般简单。此时此刻外面恰好有微风chuī来,将窗帘撩得四处纷飞,不知不觉也把心中的燥热带走几分。

他环顾周围,却看见猫咪老师在一旁睡得四仰八叉,发出的呼噜声和窗外的虫鸣声配合在一起,竟然意外得和谐。

夏目重新躺下,将被子高高覆住脸庞,鼻息里立刻充满了好闻的味道。他不停地暗示自己不要自作多情,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最后竟是一夜无梦,安稳度过了一个晚上。

漫长的阶梯长满了青苔,两旁是郁郁葱葱的绿意。路途的尽头矗立着一座向来无人问津的神社,默默隐匿在寂静中。如果从下方拾级而上,往往会有种正在穿梭时空隧道的错觉。

当夏目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便时常有这样的想法。即使多年之后行走在此处,感觉依旧如故。只不过与众不同的是,今天的自己似乎格外吃力。

“猫咪老师,”好不容易爬到终点的他气喘吁吁,“你最近是不是又长胖了?”

“不可能!只吃馒头的我怎么可能长胖!”三色/猫咪在肩上拼命跳脚,让瘦弱的少年无法站稳险些倒下,“我看你这个小身板,倒是要加qiáng锻炼才对。”

“是是是,猫咪老师你说得都对……”话音未落却猛得一转,“的场……先生?”

忆起昨夜的梦境,夏目忽然感到有些不自在。他从未想过会在这里遇见的场,毕竟对方给自己的印象,不像是个会寄希望于神明的人。

然而那一身黑色和服和细长的辫子,却是他人永远不会拥有的打扮。

殿前的男人听见动静回了头,皱着眉头沉默片刻,最后仍是开了口。低沉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好像只不过近在耳旁——“好久不见,夏目君。”

这句话唤起了夏目脑海深处一些十分不妙的记忆。

似乎在不久以前,的场先生也曾抓着他的手,在耳边说出这句话。而他当时唯一的情绪便是惊慌失措,以致于大脑一片空白,直到现在都对眼前的男人充满警惕。

猫咪老师蹲在他的肩上没有说话,但已然换成了防守的姿势,仿佛正在耐心等待一个攻击的时机。

妖怪和除妖师一向不对盘,更何况对方还曾对他们出过手。夏目心想,此时此刻自己的表情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的猫咪居然也在?”

的场这般说着却突然转移了话题,仿佛只是在单纯解释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昨晚梦见一个故人,想着许久未曾见过她,便来此处转转。”

许是听出来者没有敌意,猫咪老师在一旁坐了下来。尽管如此,一双眼睛依旧滴溜溜地转着,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从男人的身上移开半分。

相比而言,夏目则是瞬间卸下防备。参拜完毕之后,在心里一边默念着“平安顺遂”,一边小心翼翼地抽出神签。的场或是觉得新鲜,也跟着抽了一根,至于有没有许愿,他便不得而知了。

看着手里鲜红的“吉”,少年默默松了口气。

正待将神签挂到树枝上,却见身旁的的场将手里的签放了回去。从他的角度望去,隐隐可以看见上面写着一个“凶”字。男人见状宛若无事发生,只是将所有表情都藏在散下的头发里。

尽管猫咪老师曾无数次同自己qiáng调“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夏目仍是有些心软:“的场先生,你没事吧?”

“无事,”那人扭头,脸上没有半分异样的神情,“即使抽出‘大吉’,也没有人能够完成我的心愿。”

他想起之前的场先生提及来到此处的原因,“这个心愿……与‘她’有关么?”

灵力qiáng大的除妖师听后却突然笑了,那个笑容与他之前露出的种种笑容都不同,不再是除妖时胸有成竹的把握,而是经历了许多事情后听天由命的无奈。

一切怕是早已显而易见。夏目犹豫半晌,却仍是接着问了下去:“那个“她”,对你来说很重要么?”

“重要么?”眼前的男人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语气里仍是风轻云淡,“没有的事。”

的场说完转身便走。

黑色的身影在一片绿意盎然中逐渐变得渺小且死气沉沉,轻风携卷着地上的落叶在那人的身上擦来擦去,他却毫无反应,只是不断加快离去的步伐。

这是夏目第一次目送旁人在这条幽静的小道上越走越远,直至不见。从始至终他都会思索如果有人看着自己离开的背影,将是怎样一种心境。

可惜神社里的守护shòu不会开口说话,所以他也无法得知是否所有人的背影看上去都是这般孤寂。

第2章 第二章

人类之所以多情,是因为人生短暂,需要用些许感情来充实平淡的经历;相比较而言,妖怪的一生漫长而跌宕,几乎再也无法承受多余的重量,轻而易举便会将全部弱点都bào露出来。

“将无限的生命投入到有限的回忆中是一件十分愚蠢的事情。”

猫咪老师不只一次舔着自己的小胖手如此说道,夏目也不只一次感受过它的没心没肺。

就比如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时常会想起的场先生落寞的背影,暗自猜测着对方究竟遇见过什么事情;而那只三色/猫咪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馒头照吃,酒照喝,体重也照样蹭蹭攀升。

学生的日子大体单纯,兜兜转转不过学习和考试两件事。然而对于夏目来说,可能还需要加上一件事情——与妖怪或者除妖师纠缠不清。

他在人生的某个时间节点再次遇见了熟人。

衣装革履的不速之客看样子已经在门口等候很久,见面的第一句话便是“哦呀,你回来得真晚呢”。而自己则只能通过一双笑得宛如月牙般的眼睛,看到所有情绪都被主人巧妙地隐在里面,藏得滴水不漏。

他忽然觉得眼前之人与那日在神庙里见到的的场先生,简直判若两人。

“你读了我的委托书么?我来迎接你了。”

这句话让夏目措手不及,不久前他确实收到过一封信,只是还未来得及查看,那封信便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风刮走。虽然这无疑是事实,自己总有种越解释越心虚的感觉。

的场先生依旧笑着,一副不甚相信的模样。两人争论了一会,眼前的男人却突然转身离开:“我们借一步说话吧,我知道附近有个很不错的地方。”

危机感在那一瞬间涌进大脑,他纠结良久,最后仍是抱着猫咪老师跟了上去。

的场先生口中“很不错的地方”是位于森林某处的一座长亭。

那时正值夕阳西下,漫天的血色渗透进两人之间,竟与眼前男人的瞳色逐渐融为一体。夏目盯着对方的眼睛,只觉得从瞳孔中倒映出的自己也开始变得妖冶起来。

“最近有实力的除妖师被袭击的案件频发,主犯似乎是被妖怪操控了的内部人士。”的场家的家主歪着头,说话倒是开门见山,“我们打算举办一场集会,召集起所有除妖师,请你趁机找出隐藏在其中的犯人。”

章节列表

上一篇:[全职高手]半夏笙歌_庄生晓迷糊 下一篇:(霹雳同人)【南宫认】毒香+番外_shi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