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同人)【温赤/枫樱】春忆+番外_小枫绫

【温赤/枫樱】chūn忆 作者:小枫绫

第一章

「信。」

一声呼唤,把在繁华盛开樱树下的一抹小小红影唤回神。

赤羽信之介,五岁,仍稚嫩的圆脸,从正用树枝在土上习字的专注,在看到唿唤他的粉影时才露出符合他当下年龄的笑颜。

丢开树枝,木屐声响着跑步的娃儿有多轻盈。

「信,注意你脚…啊!」

还没说完,意外就这样恰巧的发生。

赤羽信之介眼里带着些许惊慌,但双手已伸出准备挡下身体落地的冲击,但之后的瞬间非他所想的疼痛,倒是让他有点唿吸困难。

等睁开眼,入眼是一袭的蓝。

「赤羽,你撞的吾好疼。」

说出的语里没有丝毫疼痛感,反里头三分笑意让赤羽不悦的拉开两人距离。

映入比他大三岁的神蛊温皇,那张整天不知跟谁学来的笑脸总让赤羽想撕下什么,抿着小唇,烙记养父说过的话,先站的直立后九十度躬身,恭敬的软语道出,「谢谢你。」

「拂樱,你不觉得这样教育出来的小孩太过死板吗?」从后跟上的紫发男人带着浅笑环上被唤拂樱,主身着粉色,同是赤羽信之介养父的男人,面对拂樱褐眸内回应给他的不认同,他在对方脸颊印上一吻。

「枫岫!」

「我在你身边,可以喊小声一点顶多让孩子们听到就好。」

拂樱用不少力气瞪向笑的愈发欠揍的人,「别让温皇跟赤羽学到坏榜样。」

「哪里坏了?这是贯彻爱的教育,让他们知道怎么表达爱。」枫岫回的认真且真切。

「你…」

「斋主。」

正欲发狠教训人,但一听到信的唿唤,拂樱只迅速给枫岫一记刀眼便蹲下身,大掌握住赤羽信之介小手,温柔拉近。

「信,刚刚那个不要乱学。」

赤羽听了皱了皱红褐可爱的弯眉,「为什么?」其实他都知道,养父常被亲。

「呃…」拂樱对这突如其来的疑问欲言又止,再次睨瞪在旁看戏的始作俑者,按了按额角浮起的青筋,「亲吻是…」

「亲吻是相爱的人才可以做哦,赤羽。」

赤羽听了微愣,因为出声的人是温皇,正转头要看往发话的人,温皇竟已在他身旁,而自己的脸颊就正好的因他转头而贴到温皇的唇。

让赤羽瞠大眼的直瞪满脸刺眼笑容的人,温皇再次笑咪咪开口继续,「就像刚才吾亲到赤羽这样哦。」

「枫岫!你到底把你肚子里什么东西教了温皇!」

「温皇!吾才不跟你相爱!」

然后樱树粉瓣此时飘落的有些汹涌。

****

第二章

七岁的温皇一直很羡慕他的义父枫岫,这份羡慕藏在他小小心灵内。

他看到义父时常靠在凉亭的躺椅上阖眼感受大自然,什么都不用做。

然后等义父张开双眼时,就会有拂樱义…母(这是义父私下说要这样叫)的身影走近,义母满满无奈跟不甚舒慡的眼神总能让义父的唇角舒展开来。

除了沐浴和睡眠,义父整日的吃饭喝茶弹琴作画下棋小憩时间都在这个临时的小亭子了。

是临时的没错,他是随义父义母从中原来到东瀛,说是探索更多未知世界,然后路途中捡到浑身是伤的孤儿赤羽,义母放心不下,所以暂居东瀛,照顾赤羽,也想让赤羽能独立些后再回中原。

义父有问过义母,为何不直接将人带回中原养就好,义母安静了许久,久到我在门外已经做了七只草蚱蜢,才听到很轻的一句话,「这里才是他的根,带回中原,他终究还是要回东瀛。」

义父听到答案后就都没再提相关的问题了,只是那几天义父在躺椅上看树看天的眼睛,很黑。

但义父义母还是很恩爱,恩爱是义父教他的,恩爱是两人会互相照顾,会想跟对方牵着手到老。

我问过义父,「义父都没有照顾过义母,哪里相爱了?」

义父听到我问的话,突然笑出声音来,然后马上用他平常惯用的紫羽扇遮住他的嘴巴,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我,「照顾的意思可以有很多种,如果我没有照顾你义母的话,义母怎没马上生气离开我呢?」

我似懂非懂的点头。

反正义母对我也很好,会带我去认药草,陪我习字念书,还会做衣服给我穿,我有时也会帮义母搥背,跟在旁边帮忙晾衣服,义母很高兴,说哪像某人懒的只顾跟躺椅恩爱。

…嗯,「那我跟义母也很相爱,我会照顾义母。」

听到这句话的义父,眼睛又跟上次和义母对话过后那样的黑,但这次不是看树看天,是看着我。

我感受到义父想说不认同的话,但我不服输的直看回去,因为我和义母一定比对义父相爱。

当看的我眼睛快gān掉时,义父的眼睛又微弯带笑了,摸摸我的头说,「义母只能是义父的,也只跟义父相爱。」

「那我呢?」义父的回答让我觉得想生气。

「你嘛…」

「温皇大哥。」

我转过头,看到比他矮一颗头的红发男孩,拿着比他脸还大的盘子,上面有许多热腾腾小点心凑了过来。

「…」看着义母刚带回照顾半个月,仍十分瘦小的小男孩,还帮这男孩取了东瀛名字,叫赤羽信之介。

「养…斋主说,要吾…害你吃点心。」赤羽信之介仍在学中原话,说起话来十足别扭又那么点可爱。

我忍不住笑出来,忘掉刚才跟义父说话时的不满,「是和你。」

赤羽睁愣愣的用灰褐大眼瞪着我的嘴型,「害你…」

「和,说这个字的后面嘴巴要嗯起来。」

彷佛要先了解我说的话,赤羽皱紧眉头盯着我,脑带好像在回忆我刚才说的话,过了一会儿,赤羽皱眉软语而出,「吾和你一起吃点心。」

神情和话中意思十分违和,所以又憋不住笑了很久,直到义父看到赤羽眼睛快泛出水来才拿羽扇拍我的头。

第三章

温皇很跟大自然的一些生物很有缘份,尤其是蝴蝶。

八岁已熟练中原话的赤羽,是他时常娱乐的对象。

用娱乐这种词非是扭曲,他确实常让认真听义母话做功课和习武的赤羽三不五时气的眼眶红,但赤羽从未掉下眼泪。

有时,他还真想看赤羽真正哭是什么模样。

虽然他才十一岁,但义父义母买回来给他看的书或是自己不着痕迹去大人书房摸索翻的,都已被他翻过两遍以上。

温皇有些无聊但不至于到分心地步的反覆练习前几日义父才开始教他的内力,细流缓慢的在他周身流动,再因熟练而渐渐感受到力量累积的膨胀感。

练习完一次后走出练功房,便看见专心拿着木剑练习的赤羽,还有在旁指导的义母拂樱。

拂樱看到温皇,扬唇招手让人过来。

拂樱右手环放在温皇右肩上,对着已渐qiáng壮的小红影道,「赤羽,练习一次给温皇看。」

赤羽点头,看了温皇一眼后即回视自己手上武器,所有心神全贯注在剑身身上,一挑一刺都是认真又jīng准的标准动作。

才没多久,温皇抬头扯着拂樱的衣袖,拂樱低头看便看到人两手张开的伸向他。

难掩讶异的表情显露在拂樱脸上,温皇偏头,给了拂樱一个满满渴望的笑,「抱。」

不可能拒绝这种要求的拂樱,理所当然的将温皇抱起,温皇顺势的将双手环上拂樱颈后,脸埋进拂樱肩颈柔软的发丝里。

「好难得,你很久没向吾讨抱了。」拂樱心情不错的抱稳虽开始抽长但还是个小孩的温皇。

温皇阖眼没有回答,只把粉色温暖抱得更紧,粉衣主人也没再追问,一手大掌轻拍轻顺抚温皇的背嵴。

章节列表

上一篇:(霹雳同人)【南宫认/慕】无端_重路 下一篇:[斗罗·绝世唐门]吾妻_绮罗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