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绝世唐门]吾妻_绮罗亲王

[斗罗·绝世唐门]吾妻

作者:绮罗亲王

文案:

■本文与本系列其余文无联动,独立世界观■

「坟前相思长,生死两茫茫」

我情的男人,都爱说碧落huáng泉,紫陌红尘,我只要你一人。

到头来证明表现越深情的越是渣。

过、犹、不、及。

用死来换一场明悟。

遵从长辈的意愿、遵守家族的约定,我嫁给了你。

两人携手将这场大戏唱跳演完。

剧本里,我是你唯一的妻。

为你诞下完美的血脉。

我不爱你。

你也别爱我。

内容标签: 生子 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紫陌 ┃ 配角:月离紫陌,落红尘,望舒,笑红尘,别的还是绝世那堆人就不指名道姓了 ┃ 其它:嫖什么男人直接滚chuáng单生孩子,谈个鬼的恋爱

吾妻(上)

[题记]

碧落huáng泉,紫陌红尘。

[正文]

我叫苏紫陌。

每次自我介绍时,我都得qiáng调一次,本姑娘姓紫陌,名苏。

据说紫陌家族原是日月帝国勋贵,世袭公爵。但十几年前一场政变,新上位的皇帝看紫陌家族不太顺眼,就革了公爵前头的世袭二字。我祖父被气得吐血,生生没了半条命,不久后离世。我爹顶着个公爵的虚名,颤颤巍巍地仰望新帝。他老子被人气死,他连个屁都不敢放。就如同蜉蝣一般。无力回天。

这时我还在我娘肚皮里,也亏得我娘没惊吓过度愣是把我流了。十月后我呱呱坠地,偏偏我娘难产,一命呜呼。长大后我爹就常抱着我哭诉,说那皇帝还是看在我未婚夫家的面子上,才没把紫陌家族给抄了。日后我嫁过去,可得好好感谢人家的恩情。

我可去你的封建主义包办婚姻……不是。

爹啊,咱家都这样了,您觉得我那非富即贵的夫家还看得上我这个平民女子?

我爹还继续抱着我哭:“苏苏,苏苏啊!你娘拼了命把你生下来,你可不能忤逆祖训啊!我们两家百年联姻,世代相jiāo,关系亲厚,不分彼此,……”

我在我爹硬戳戳的胸口前翻了个白眼。

要是两家真像我爹说的亲密无间,这么多年我怎就没见我那未婚夫出现帮衬一下?

确实,我家跟我那夫家每代都有联姻,不仅沾亲而且带故。我姑姑早年就嫁了过去,现在她儿子就是我未婚夫。所以,我要嫁的人按血缘亲近来算,那就是我嫡亲的表哥!

近亲结婚真的没问题吗?!

咱也就不说名存实亡的婚约了,作为亲戚我也没见他登门拜访过。

人呐,活着还得靠自己拼命。

等男人来救?算了吧。

其实我原本不叫苏紫陌这名,也不是紫陌家族的小女。前世恩怨如今想起来,就是场烟雨绸缪的梦。

谁当年还没碰见个渣啊。

我上辈子唯一做错的,就是gān死那人渣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给搭了进去,白丢了条性命。还留下我那拉扯我长大的爸,让他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

真是悲剧。

我这世的爹吧,虽然懦弱又胆小怕事,又少女又玻璃心又爱哭,但他好歹也是我爹啊。前世的愧,我对我爹实在硬不起心肠。虽然他每次抱着我哭的时候,我都想骂人。但到了最后,还不是要轻声细语地安慰这个中年大宝宝。

到底谁是谁的老母亲哦:)

因为只有直系血脉才能继承姓氏,紫陌家族一直以来人丁单薄,如今就剩我和我爹两人了。我夫家情况差不多,不过比我们好一点,他们爷孙加起来三个人。

不开玩笑,我说真的。

据祖先古籍记载,我们两家在千年前还是同族,只是后来不知什么缘故分了家。分家就分家吧,还藕断丝连,硬是用联姻结亲的方式紧紧绑在一块。

令人费解。

我把家里的祖上记载翻了个遍,也没翻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我放弃了。管他什么渊源祖训,距离成年还有十几年,我得想个办法让这婚约彻彻底底失效。

六岁这年,爹带我去觉醒了武魂。

我问什么是武魂?

然后我便见我爹脸上神情变得严肃,他蹲下身,将手掌摊开来给我看。

沉穆的黑芒里,出现了一条青色小蛇。它长着独角的脑袋上,律动着颜色绚烂的光圈。我数了数,不多不少,刚好九个。

这就是武魂。

爹说,然后将其收起,大掌拍拍我的脑袋:“苏苏这么乖巧懂事,一定能继承紫陌家最优秀的武魂。”

“像父亲这样?”

“比父亲更完美。”

彼时我还不懂爹口中「完美」的含义,但我却看出了他眼中露出的不舍。

作为父亲,他好像并不希望我继承「完美」。

觉醒武魂的过程不再赘述。

脚下法阵光芒撤去之时,我转头去看我爹,从他眼神中得知天并不遂人愿。

我,继承了他所说的「完美」。

紫陌家族传承武魂「虺」,通体青黑,头生双角,眉心金鳞,眼有紫光。以上特征全部具备的,则为「完美」继承。

觉醒了武魂,又测试魂力。先天九级半,与那圆满仅半步之遥。

我爹终于露出乐傻的表情来把我抱住,哭着说祖先庇佑。我抿唇不语,想起路上爹对我说的话。说是我那未婚夫,武魂神shòu血脉,天下罕见,魂力先天圆满,举国无双。被誉为是日月帝国有史以来第一天才。

噫,名头那么长,念出来也不嫌累得慌。

魂力等级升上去之后,爹亲自带我去猎杀魂shòu。这时我才知道,那颜色绚烂的光圈叫做魂环。魂师想要升称号,就得吸收它晋级。

于是我也才知道,我爱哭又玻璃心的爹,居然是最高等级的封号斗罗。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爹一边哭丧着脸,一边把凶恶狰狞的魂shòu轰杀成渣,魂技放完后抱着我瑟瑟发抖说好可怕好可怕啊。

明明是爹你比较可怕吧?!

我得到了一个明huáng颜色的百年魂环。

我爹把魂shòu拍了个半死不活,然后往我手里塞了把短剑,往我背后一躲,伸出抖成筛糠的手指着魂shòu让我杀死它,吸收它的魂环。

看来这魂shòu要自己杀死才能得到它的魂环。

我心里这么想,短剑直接捅进魂shòu咽喉,结果了它性命。

回程遇到了一队同是来猎取魂环的人。

我爹将我抱紧在怀,小心躲避起来。我心中疑惑,但还是没问为什么。

偏也就是这一次,我扒着我爹的手臂,从隐蔽角落里第一次见到我那名义上的小未婚夫。

说是小未婚夫,因他也不过还是六七岁的年纪。可是你看那柔软微卷的银发,还有罕见的蓝绿异瞳,小未婚夫玉雪可爱的jīng致面颊,足以称得上绝世的美丽。

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反应过来后只想甩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醒醒,那可是个未成年儿童,我这三龄妇女的灵魂到底为什么会看呆啊!难不成是老姨母之心迟来的觉醒?可我又不是正太控!

我闭上眼,扶额。

唉,都是美色误人。

后来我问,那天为什么要躲着他们?

我爹低头戳着手指说:明德堂主看起来太凶了……

逻辑完美无懈可击,我简直无语凝噎。

武魂觉醒之后,我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修炼上。虽然那日已见过了小未婚夫,但我也不想就这么碌碌无为,等到十几年后直接打包送上门给人当媳妇。蹉跎几十年混吃等死。

就算现状是人家要不要我都不一定。但人总得有实力才有话语权。我也不能làng费这么好的天赋是吧。

我爹总在我耳边叨叨,我未婚夫晋级啦,我未婚夫是三级魂导师啦,我未婚夫魂宗啦……念叨个没完。

有一天我可算忍无可忍,发了通大火气,撂狠话说我未婚夫怎样了跟我有屁的关系!

章节列表

上一篇:(霹雳同人)【温赤/枫樱】春忆+番外_小枫绫 下一篇:人参果食用日常[西游]+番外_艾叶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