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养殖基地完本[系统生子] BY:叶鹤归(3)


龙烛:又一个抢鲛人的坏蛋!等找到鲛人我就打死你们!哼!
玄衣男子收了折扇,身上气息忽然变得森严而不可侵犯:“冥界之主司易。”
白年书放下了心,冥  2 页, 界虽然自成一界,但是天帝和冥帝乃是同胞兄弟,冥帝还不至于对他动手。
不过有些问题还是要问清楚的:“不知陛下找鲛人做什么?”
司易揉揉鼻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有位朋友是鲛人,前段时间出来找他的族人,之后就失踪了,我一路寻来便到了此处。”
白年书想起在天界时听到的八卦,说冥帝的心上人是个鲛人,好像还是个男鲛人,啧啧啧,这冥帝口味真重。
龙烛:这个不是坏人,目前只有白年书是坏人。
白年书和司易二人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三人继续向前走去。
[系统]宿主我能跟你商量个事吗?
白年书:不能!
[系统]为什么?
白年书:因为小爷记仇!
[系统]我也是不得已啊……宿主,等找到冥帝的心上人了你让他俩赶紧走吧,千万别把人家心上人带回天界啊!
白年书: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我还能跟一界之主抢人啊?
系统:那就好那就好。
白年书翻了个白眼:呸!真怂!遇到强的就不能打了!
系统默默吐槽,可人家不是一般的强啊,是真的干不过!






第4章 鲛人(四)
终于走完了那条漆黑的暗道,尽头处的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光。
“是我的珠子!”龙烛喜滋滋的跑过去捡鲛珠,却一头撞到了什么地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吓得白年书赶紧跑过去,原来暗道尽头是个结界,龙烛捡珠子的时候没留意就撞上去了。
不过这回龙烛竟然没哭!
白年书唤了龙烛几声,龙烛一点反应都没有。
怎么回事?撞傻了?
撞傻倒是没有,就是撞懵了,回过神后的龙烛当然就哭出来了。
白年书把龙烛抱进怀里,一边给他揉脑袋一边哄:“宝宝乖啊,不哭不哭,揉揉痛痛就飞走了。”
司易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很快又似乎明白了什么,趁龙烛背对着他,朝着白书年挤眉弄眼。
“原来你两是这个啊,”司易两只手的大拇指对在一起,一副“兄弟不用解释,咱都懂!”的样子。
白年书懒得理他,只专心哄怀里的小哭包。
他们二人堵着了出口,司易走不了,只好等龙烛哭完。
渐渐的,白年书胸膛的衣服湿透了,龙烛也停了哭声。
司易以为终于可以走了的时候,白年书却让他过去搭把手。
“怎么了?”司易问道。
白年书压低了声音:“哭累了,睡着了。”
“……”司易有些无语,“要不是因为他是祖龙后裔,能感应到鲛人在哪,我才不跟你们一起走!”
白年书蹲下背龙烛的动作顿了一下,龙烛是收敛了气息的,他靠系统才发现了龙烛的身份,那冥帝又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眼下并不是深究的时候,白年书背起龙烛,在司易的示意下给他腾了个地。
只见司易从怀里掏出了四方形的印章,对着结界晃了一下,结界便消失了。
“这天下所有的鬼市都是对冥帝,或者说是对冥帝的玺印开放的,”司易毫不避讳的解释道。
三人走出了暗道,入目的是一座城,城门口几个阴差正在喝酒闲聊。
“鬼市有规矩,活人免进,”司易见白年书二人是第一次来鬼市,便主动介绍道。
白年书觉得这冥帝虽然身上疑点多,但总的来说还挺亲民的,就是不管说什么,语气都听着很凶,也难怪刚才龙烛一直扯着他的衣袖,努力躲着司易。
“我虽然是冥帝,也不敢坏这鬼市的规矩,”司易说道,突然伸出手指在白年书和龙烛的额头上分别点了一下,“不过呢,冥帝使者是可以进鬼市的。”
“这印记里有冥界的阴气,不过只能持续三天,也就是说,我们只有三天时间,动作必须要快!”
白年书点点头,背着龙烛便进城了。
有了印记,阴差没有为难他们,按规矩检查了一番便放他们进去了。
进了城,路边的店铺只开了一两家,街道上基本没几个人。不对,是没有几个鬼。不时还吹来阵阵阴风,搞得白年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问系统要了个斗篷,劳烦司易给龙烛披上。
也不知祖龙会不会感冒?
白年书脑补了一下一条白龙不停打喷嚏流鼻涕的画面,好像还蛮好玩的。
“噗,”白年书没忍住笑出了声。
司易奇怪的看向他。
白年书干咳了两下,赶紧转移话题,说了个不尴不尬的冷笑话:“不愧是鬼市,静得连个鬼影都没有。”
司易皱眉道:“鬼市平时都很热闹的,不比人间界的市集差,而且此处鬼市的规模已经形成一座城了,按理说不该这么安静。”
白年书一听也觉得蹊跷:“先找个客栈住下吧,等龙烛醒了带他一起去找。”
“就不能把他叫醒吗?”司易大概是急着找恋人,一听白年书要等龙烛睡够了再找,语气就变成了真的凶!
白书年也急了,他本来就是个暴脾气,他自己都没舍得打搅龙烛睡觉!也不管司易是什么身份,朝他吼道:
“他还在幼年期!再急你也得给我等他睡够!不然你自己找去!”
司易不说话了,他没有龙烛的定位功能,能找到这儿来靠的是手下鬼多。
龙烛却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白年书。
“没事没事,宝宝困的话就继续睡吧,”白年书的声音温柔的都能掐出水来了。
“嗯……”龙烛应了一声,脑袋一偏又睡过去了,差点一头栽下去,惊得白年书赶紧腾出一只手努力伸到背后给龙烛扶正了身子。
司易叹了口气,带着白年书去了一家客栈。
安顿好了龙烛,司易向白年书打了个招呼,说要出去转转。
白书年知他心里急,也没拦着。
等司易走后,白书年叫出了系统,询问司易到身份。
[系统]不能说。
白书年:不说是吧?那小爷不伺候了,谁爱找鲛人谁找去!
[系统]别啊祖宗,我说还不行吗?不过我只能说一点,说太多的话,会触犯这个世界的规则而被清理掉的。
白书年:赶紧说,别叨叨!
[系统]冥王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白年书一惊,冥王也是被系统坑过来的?
[系统]……他不是!他是来找他老婆的!就是那个鲛人!
白年书:你怎么那么怕他?
[系统]这个不能说……
白年书:这不能说那不能说!要你个破系统到底能干嘛!
[系统]……就是不能说啊,我只能说,虽然他在这个世界的能力被压制了,但你最好别惹他,不然等他出去了肯定会报复你的!他特别小心眼!不过他应该不会动你,毕竟他知道你要做什么……
正聊着,司易突然走进来了,系统赶紧闭了嘴,好像司易能听到他说话一样。
白年书打量着司易,琢磨着是把话说开好还是不说好。
还没等他考虑出结果,龙烛就醒了。
“睡醒了吗?”司易一个箭步冲到了床边。
龙烛瞬间清醒,连忙点头,还偷偷噘着嘴看了眼白年书,那小眼神分明在说:“哥哥,这人好凶!”
“那赶紧走吧!”司易急道,“我刚才出去转了一圈,发现现在的鬼市城主是假的!”
白年书还不太懂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回事?”
司易一边瞪着委委屈屈的龙烛穿鞋,一边语速飞快的叙述着:“现在的鬼市城主是个生前学过道术的鬼,已经半魔化了。大概是生前穷疯了,死了想给自己修个好点的陵墓,那些鲛人被抓去为他产鲛珠,鲛珠产够了,陵墓快修好了,他又打算杀了鲛人去做人鱼烛!”
“什么?!”龙烛惊叫,“他敢!”
这是白年书第一次见到愤怒的龙烛,在他的印象里,龙烛应该一直都是个小哭包才对。
可现在,龙烛乌溜溜的眼睛变成了金色的竖瞳,耳部的皮肤布满了龙鳞,祖龙的气息只是因为愤怒流露出了一点点,白年书和司易就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了。
“竟然是祖龙!”
白年书好像听到司易呢喃这么一句,觉得有些奇怪,他不是早就知道龙烛是祖龙吗?
龙烛化作龙形,背着白年书和司易刹那间便到了司易说的地方。
一座高耸的塔直入云霄,塔的四周布下了繁复的阵法,白年书虽然看不懂,不过那阵法上冒着的缕缕黑气,傻子都看得出来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闯的阵。
龙烛心里着急,不管不顾的就要往里闯,被白年书一把拉住。
“不可!”
“怎么了?”司易看着一脸焦急,“我们赶紧进去救人啊!”
白年书解释道,“这阵是幻阵和七杀阵的结合体,幻阵能勾出人心底最渴望的事,七杀阵只有一个生门,如今两者结合,就算你找到了生门也不一定能从幻境中醒来。而且,此阵只能从内部破坏。”
白年书前世有段时间沉迷于修真小说,为了研究这种修道方法有没有可行性,他还专门找古籍学过一点历史上有记载的阵法。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见到了这种阵法。
白年书想着他不算是这个世界的人,在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幻阵会不会对他无效?
白年书:系统!系统!你在吗?
系统并没有回应,白年书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就算很难破阵,也总得闯一闯啊,”龙烛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是啊,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司易附和道。
“你是怎么知道鲛人是被困在这里的?”白年书琢磨着突然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问道。
司易一脸坦然:“我打听到的啊。”
“向谁打听的?”白年书继续发问,“我们进城后除了城门口的阴差和客栈的老板,就没见过其他鬼了,你是在哪打听到的?”
还没等司易回应,龙烛便向司易发难,一掌过去夹飞沙走石之势。
司易猛的后退,不过到底没躲过,被龙烛打出了本来面目。
却吓得龙烛忙躲回了白年书的身后。
白年书看清后也是一惊,甚至还有些恶心。
眼前的根本不能称作是人了,分明是一个没有彻底腐烂的尸体,掉出眼眶的眼珠,溃烂的肉,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了白骨。
我嘞个去!都变成这样了乖乖躺在棺材里不好吗?非要出来吓人!
“你是怎么认出来我是假的?”尖锐刺耳的声音从那具尸体的喉咙部分传来。
“如果真的是司易,他不会一个劲的劝我们赶紧进阵,而自己站在阵外不动,”白年书道,毕竟那些鲛人里可能会有他的恋人。
“而且你太臭了!”龙烛捂着鼻子说道。祖龙的感官是非常灵敏的,白年书不曾闻到,可自打司易进屋,他就觉得有股若有若无的臭味。





作者有话要说:
决定以后晚上11点准时更新,老年人蹭不动两点的玄学了=_=
第5章 鲛人(五)
龙烛的话成功的激怒了尸体。
尸体周围黑气荡漾,奇怪的咒术从他喉咙里不断的吟诵出来,地面开始震动,越来越多的尸体从泥土里钻出来了。
[系统]宿主不好意思,我刚才被上面叫走了!
白年书:别废话!现在怎么办?
[系统]这是千年尸王,小boss!问龙烛嘛!
对啊!他不是带着龙烛嘛,还怕什么妖魔鬼怪!
新从土里冒出来的尸体明显只是傀儡,在尸王的操纵下渐渐包围了白年书二人。
前面是死尸群,后面是进的去不一定能出来的阵法。
“宝宝,你能闯得出去吗?”
龙烛鼓着腮帮子,撅着嘴:“能是能,可是鲛人族真的在那座塔里。”
白年书有点头疼,按照他的想法,他俩应该先保命,而不是冲进去救鲛人。
[系统]宿主别怕,刚才上面说如果你在寻找神兽的过程中挂了,可以无限复活!不过不包括意外死亡哦亲~
白年书眼前一亮,又琢磨了一番,为了让龙烛记得自己的好,不要哪天一时兴起拿自己开了刀,装作不情不愿的样子问道:“你真的想救鲛人。”
龙烛点点头,期待的看着白年书,就像讨食吃的小动物一样。
白年书心跳突然漏了半拍,好像还真的有点可爱啊。
白年书捏了捏龙烛光滑白嫩的小脸蛋,手感真好啊!
“待会我数321,你先放个招,能打死多少算多少,然后我们再进阵里,”白年书俯下身,在龙烛耳边说道,“敢骗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占便宜!”
龙烛重重的点下头,握着小拳头显然很赞成白年书的说法。
“3!”
龙烛开始蓄力。
“2,1!”
龙烛发力,一道金色的光掀翻了龙烛面前的死尸,一直冲到了尸王面前,逼得尸王用尽全力抵挡也还是受了伤。
“宝宝不错嘛,”白年书拉着龙烛的手一边往幻阵里冲一边夸赞道。
幻阵里高树林立,云雾缭绕,目光所及之处不超过三丈。
白年书果然没有受到幻阵的影响,倒是龙烛,看白年书的眼神慢慢发生了变化。
龙烛的脚步停下来了,眼睛又变成了金色的竖瞳。
“宝宝你怎么了?”白年书察觉不对劲,赶紧松开龙烛的手慢慢往后退。

章节列表

上一篇:求偶时将雄性认成了雌性完本[星际甜文] BY:玉楼笙歌 下一篇: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亚博足彩+番外完本[灵异耽美] BY:青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