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王宝藏_疯曾行者【亚博足彩】(2)

  其中一人听上去较年轻,道:“二哥,这回咱能成吗?我怎么总觉得有点怕怕的,听说最近警察查得紧呐。”

  叫二哥的人说:“我说二娃子,你也不是头一回gān这事了,咋还这么胆小呢。我都打听好了,那山里没人,只要我们不用炸药,不会有人发现的。就算被人发现了,那路那么难走,等警察来了,咱也早脱身了。”

  顿了顿,又道:“我可探明了,那山里有好货,这回咱要是得手了,又可以逍遥三五年的。你不是还光棍吗,等得手了换了钱,你也可以找个婆娘耍耍嘛。”

  一听二哥这么说,二娃子一拍手,道:“说得对,他娘的,怕死不当共产党,说gān咱就gān!咱什么时候动手?”

  二哥道:“东西我都准备好了,明天就动身。”

  “好!这回我可要多掏它几件好货出来!”二娃子信誓旦旦地说道。

  听完两人的话,我不禁吃惊,心说好家伙,敢情这两人是盗墓贼,这就要去盗墓了。

  我一直以为盗墓贼都是些深藏不露神出鬼没的家伙,却不想今在厕所里遇到了,有趣,有趣得很。

  我暗自发笑,没留神后门,忽然噗地放出个屁来。

  屁一出,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奶奶的,坏了!

  果然,听到屁响,两个男人一下安静下来,同时厕所里的气氛随之变得诡异。

  我暗道糟糕,心说这两个盗墓贼该不会对我不利吧,奶奶的,菩萨保佑啊。

  好在我的担心多余了,就听两人安静了一会儿,随即匆匆离开了厕所。

  听到两人离开,我这才松了口气,转念一想,现在是法治社会,这两人就算胆大包天,也不至于猖狂到在公共场所取人性命。

  既然他们离开了,那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也没兴趣去管他们要gān什么。

  上完厕所,我回到房间,一觉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退了房,我并没有急于去车站,而是先在街上买了些烧饼和水。此去时间不短,需要准备些吃的。

  之后我去到车站,打算坐车去村子,然在里面转了一圈,却发现原来去村子那个方向的班车没有了,我分明记得当初有一趟班车是要跑村子那个方向的。

  我又找好一会儿,还是没找到,便向车站里的司机们打听,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村里没人了,很多年前那趟车就取消了,现在都没人跑了,如今要想去,只有坐摩的。

  听到这里,我只好去找车站门口拉客摩的司机,但问了好几个都不知道去村子的那条路,这让我犯了难,心说难不成要走着回去么。

  正当我犯难之际,一个老实巴jiāo的摩的司机走过来,问道:“你要去XX村?”

  我点头道:“嗯,你去吗?”

  摩的司机道:“五十就去。”

  闻言,我想了想,道:“好。”

  小镇离村子有二十几里路,路上我和摩的司机攀谈起来,从中得知他姓刘,我就尊称他刘师傅。

  从jiāo谈中我还得知,刘师傅的父亲也是跑摩的,当初经常跑这条路,和村子里的人很熟,村子里的人都亲切地叫他父亲“刘老幺”,他曾经跟着他父亲去过几次村子,所以知道这条路。

  第一眼见到刘师傅就觉得眼熟,现在他一提“刘老幺”,我立刻顿悟并惊喜起来,暗道真是他乡遇故知!

  说起来,我还得叫刘师傅一声叔,因为刘师傅的父亲娶了村里张姨的女儿,这关系算下来,我该怎么叫。

  我本想说出自己的身份,但想想还是算了,说出来意义也不大,毕竟我这次回来不是寻亲的,这声“叔”还是留在心里吧!

  后半段路开始难走起来,地面上杂草丛生,坑坑洼洼,好几次摩的都熄火了,刘叔遗传了他父亲的老实,一路着提醒我坐稳,这让我恍惚回到了小时候。

  第二章 盗墓贼

  颠簸好一阵,最后摩托车实在走不下去了,我就下车来,递给刘叔一百块钱。

  见状,刘叔道:“你有零钱没有?这么大一张,我找不开啊。”

  我把钱塞给刘叔道:“你拿着吧!不用找了!”

  刘叔连忙道:“不行!不行!说好了五十的,怎么能多要呢!我看你挺亲切的,你要是没有零钱,下次再给我吧!”说着,把钱还给了我。

  我小时候见过刘叔,知道刘叔和他父亲一样,都是说一是一的性格,于是把钱塞了回去,道:“这样吧,钱你拿着,你留个电话给我,我要回镇上的时候给你电话,到时候你来接我,剩下的五十就不用找我了。”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没想要这么做,这就是个善意的谎言。

  听完,刘叔想了想,点头说好,把钱收了起来,给我留了电话,之后又叮嘱我走路小心,又给了我一些防虫的药剂,这才骑着摩的回去了。

  看着刘叔远去的身影,我心中升起一丝感动,心说还是家乡人好,善良淳朴没什么心计,不像城里人,你对他掏心掏肺,他反倒处处提防着你,以为你对他有什么企图似的。

  一阵感慨过后,我收拾好心情,往村子的方向走去,一路披荆斩棘,用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然而,此时放眼看去,印象中那个热闹的村子已是一片废墟,荒草没腰,残垣断壁,一点人烟都没有。

章节列表

上一篇:苦儿传奇_曹雨【亚博足彩】 下一篇:痛苦收集者_张未【亚博足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