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亚博pt官网

姽之婳_三千世

书名:姽之婳

作者:三千世

文案

祁姽历经晋王之女、太子之女、皇帝之女后,成为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楚朝长公主。她父亲是皇帝,母亲是皇后,哥哥是太子,未来只要不造反,一生无忧。

但当她的太子哥哥成为皇帝,当她开始选驸马时,皇帝兄长……昏迷不醒了。

此时,兄长嫡子才一岁零八个月,根本不可能继位为皇。

按照一般人想法,请太上皇回来不就行了吗?

哪知道太上皇大手一挥:儿子不行了还有女儿!

于是祈姽成为了楚朝首位女帝,从荣华大长公主成为了荣华女帝。

而她成为皇帝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选皇后。

祁姽:我这是【哔——】了啊!

~

阅读提示:1、女主是土着,标准皇族三观。

2、本文不甜,真的一点都不甜,男主是皇位、皇位、皇位。

3、无逻辑、人物崩坏、剧情扯淡、高中文笔……不喜者好聚好散,江湖不见。

4、洁癖党勿入。

内容标签: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姽 ┃ 配角:祁渊、谢长风、祁昭、谢宁、林曦 ┃ 其它:其他

☆、chūn日游

chūn日游,杏花chuī满头。

正值阳chūn三月,草长莺飞,长安郊外,一座别苑外车马如龙,往来仆从众多,好不热闹。

这场热闹持续了整整一天,直到下午才渐渐有马车离去。

傍晚,夕阳西下,别苑外已经看不到闲杂人等了。

别苑内杏花桃花竞相辉映,重重花林间一座三层阁楼藏于其中,阁楼四角挂铃,屋檐下垂着淡粉色轻纱,风chuī过,铃铛轻轻晃动,发出叮铃悦耳之声。

三层阁楼内空间颇为宽敞,中间用镂空花雕屏风隔开了几个空间,靠东边的面积最为宽大,木质的地板上铺着厚厚的毡子,毡子上又铺了一层细腻的毯子,在毯子中间再铺了一层柔软皮毛的垫子。

垫子上放着一个紫檀矮几,矮几上尚有温茶,而品茗的主人却已经赤脚站在阁楼栏杆旁,倚栏赏花。

斜落的夕阳映着满园桃杏缤纷,景色瑰丽殊艳,惑人心神。

不知道过去多久,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殿下,诸位娘子都已经乘坐自家马车离开了。”

来人身穿翠色短衣,下身穿烟灰色长裤,外罩月白色短裙,腰系粉色长绸,不施粉黛,只在发髻间别了一朵桃花,看着清新淡雅。

她抬眸看了一眼背对着她凭栏赏花的女子,随即垂头,一言不发。

身为荣华公主身边的大宫女,如心深知公主说一不二,性格骄矜傲慢,威仪深重,她一介下人,当谨言慎行。

夕阳落下,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天际时,栏杆旁的女子终于有了动静。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过身来。

这女郎气势凛然,她身穿大红色长裙,裙摆上绣着金绿双色牡丹花纹,长发梳髻,金钗上嵌着硕大的红宝石和绿宝石,她胸前带着金色项圈,下面缀着盘龙金锁,金色的铃铛因主人的转身的动作而发出轻微的撞击声。

她的面容自然极为秀美jīng致,皮肤白皙细腻,一双长眉若远山青黛,隐入云鬓之间,眉下一双凤眸明亮有神,她的脸型略有些丰润,却更显皇室威仪。

此人正是楚朝唯一未出阁就有封号的荣华公主,同时也是唯一一个未赐婚开府就已经有自己别苑的公主。

荣华公主姓祁,名姽,今年十五岁,和当今太子殿下一母同胞,关系亲厚,她又是楚朝皇帝重景帝的嫡亲女儿,若是不出意外,她的未来当前途无量。

尤其是今年太子已经十九岁,宫中放出风声,要为太子选太子妃。

荣华公主身为太子亲妹,又在近日出宫入住别苑,还以踏青赏花之名,广邀勋贵名门淑女来别苑,自然从者如cháo。

今日花会上佳丽淑媛众多,几乎网罗了当朝所有公侯高官,很多人都暗暗揣测,花会之上太子恐会露面,是以今日众多女郎全都打扮的极为美丽,竞相争艳,试图冠艳群芳。

不过很可惜,直到宴会结束,传说中的太子也没露面,让众多有意太子的女郎们全都扼腕叹息。

尽管女郎们失望而归,可对于荣华公主来说,那些高官显贵家的女儿再生气叹息,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荣华公主懒散地坐在垫子上,旁边始终侍立的如心立刻为公主换了新茶。

“如心。”荣华公主冷不丁说:“你再将临川姑祖母婉拒时的情况说一遍。”

如心立刻低声重复起来。

要说公主开花会,甚至还派了自己心腹宫女将帖子送到府上,一般人定然不会拒绝。

只是公主身份虽然尊贵,可是楚朝开国三代,到荣华公主已经是第四代,自然而然会有一定量的宗室长辈。

临川郡主之父乃当年的广汉郡王,如今驻守在代州,被封为代王。

最有趣的是代王乃是楚朝开国太\祖的远方堂亲,楚太、祖的年纪要比广汉郡王大很多,临川郡主作为广汉郡王的嫡女,这辈分自然颇高。

纵然她只是郡主尊位,可看在她父王和辈分上,即便是当今皇帝重景帝,见到临川郡主也会称呼一声临川姑母,荣华公主对这位临川郡主只有尊敬的份,称一声姑祖母。

临川郡主的夫婿是当朝刑部尚书卢鸣远,夫妻二人皆位高权重,恩爱非常,他们共育有一子一女,这次花会,荣华公主下帖子邀请临川郡主的嫡长女卢家大娘子,却被临川郡主婉拒,这让荣华公主颇为恼怒。

说来荣华公主贵为公主,养在深宫,却很少有机会见同龄女郎。

尤其是五年前皇后病逝,荣华公主先是为皇后守孝,不便露面,后来年纪渐长,太皇太后本欲亲自抚养荣华公主,哪想到重景帝不知道抽什么风,居然请翰林院的学士教导荣华公主读书。

荣华公主不得已一头扎入了诗、书、礼、等浩瀚典籍中,哪有时间见宗室?

除了年节时有一两天休息,其他时间荣华公主只能埋头苦读,日子过的充实中透着苦bī。

直到前些日子,荣华公主的学业总算告一段落,用翰林学士的话来说,她就算去参加科举,也能得一个秀才的资格了,重景帝才算放过荣华公主,并赐给她一座别苑,允她没事时可以来别苑散心。

荣华公主得旨后如临大赦,忙不迭收拾包裹,láng狈地逃出宫中,连和太皇太后说一声都顾不得了。

宫外的日子自然要比宫内舒服,当年皇后尚在时,荣华公主也有一二伴读,如今多年未见,听说公主出宫居住在别苑,当年那些公主伴读顿时纷纷送上拜帖,荣华公主这才慢慢认识了一些同龄女郎。

不过对于荣华公主来说,哪怕认识的女郎再多,也不及她幼年至jiāo,镇国公府家的大娘子谢宁。

只可惜谢宁随父亲镇国公在北疆戍边,她只能写信给谢宁,却总是无缘再见。

然而前段时间朝中风云突变,重景帝召镇国公回朝,想必谢宁必然会跟着镇国公回京。

若是往常,荣华公主自然开心不已,然而镇国公回朝的时间太敏感了。

恰值太子即将选妃,难道父皇有意镇国公府的小姐入宫吗?

荣华公主忧心忡忡。

她自是觉得谢宁哪里都好,可唯有一样不行。

谢宁出身不足,纵然她是镇国公唯一的女儿,可她并非嫡出,而是庶出。

可是让荣华公主头疼的是,镇国公曾教导太子练武,太子和谢宁算是青梅竹马,听说镇国公回朝一事就有太子的手笔,可见太子是希望谢宁入宫的。

荣华公主头疼万分,就她本心来说,她自然是愿意帮助兄长。

但是父皇态度不明,谢宁也来信说希望荣华公主能替她回绝此事,于是就变成了剃头挑子一边热,太子根本是一厢情愿!

章节列表

上一篇:系统它偏爱白莲花_江羡无 下一篇:相爷,求扑倒_若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