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江山_恰时欢

=================

书名:梦里江山

作者:恰时欢

文案:

一句话简介:傻帽王爷和他的bào躁王妃。

战乱之年,大辛同霓国握手言和。

楚婴千里迢迢跋山涉水来到大辛迎娶三公主,结果盛三一点面子也不给他,在他眼皮子底下逃了。

算了算了,他和亲和的是两国之好,娶风虞郡主也是一样的。

楚婴带着郡主欢欢喜喜回国,结果,风虞郡主跟老相好私奔了。

一时之间,楚婴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后来,楚婴在鎏金山遇见了一个贼凶贼凶的“汉子”,“汉子”自称小辣椒。

小辣椒贼凶,力大无穷,bào躁,从来不拿正眼瞧他,他有点心动。

==================

第1章 请君入瓮

天临元年,初chūn。

御书房内,烛火如星。

天临帝放下手中卷宗,望向拂开珠帘进来的红袍男子,身子立起来,急切开口:“舅舅,他们来啦?”

红袍男子在玉阶下站定,宽大的袖袍被穿堂而过的风chuī得鼓胀开来,显得他身姿异常清隽,他将双手jiāo叠在额前,弯腰一拜,面色淡然,“来了。”

天临帝一听,脸就皱成一个包子,急道:“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君上莫急,微臣已有对策。”红袍男子道。

天临帝猛地抬头,一张稚嫩的脸上满是喜悦,“已有对策……难道是找到我三皇姐啦?”

“已派人在叶家等着了,最迟明早就可回宫。”男子又道。

天临帝连连点头,不住地说:“那便好,那便好……”

宫殿之外,一道清瘦的身影贴着青石墙缓缓探出来,待行至一扇窗前,窗里的烛光便照清了那人的脸。

是一个女子,除去左眉角上一点白白的印子,她整张脸平平无奇——是那种丢在人群里便再也找不出的长相。

她极瘦,初chūn时还未褪下的棉衣裹在她身上,也没让她的身姿稍稍显得丰满些。她在那扇窗前,影子像是河畔边上生长的芦苇,风一chuī来,就让人觉得她的腰会被chuī折。

这瘦瘦的人影,就是国舅今晚要等的人——大辛三公主,盛若寒。

霓国与大辛jiāo战已久,可是始终没有分出一个胜负来。一年又一年,国库空虚,两国实力眼看着就要成为十六国中最弱的两个国家了,两国国君都慌了,一番思量,两国国君坐到了一起。

两位国君在山顶chuī了一宿的凉风,次日清晨,大辛国君率先下山,咧着一嘴没长齐的牙,眯着眼对候在山脚的大臣们说:“和亲,霓国出钱,我们出人。”

这说起来很简单,可是等到了“出人”的时候,整个大辛朝堂恨不得吵翻天。

大辛皇嗣单薄,先皇在时,膝下只有两位皇子,三位公主。

大皇子死得时候才十七岁,并没有留下子嗣。天临帝如今才十一,换下的牙还没长齐,膝下自然也没个一儿半女,和亲的人选只能从他的姐姐里面挑。

长公主盛情长,二十有三,已经是三个娃的娘了,不适合。

二公主盛与央,年初刚满二十,面容姣好,性情柔和,上月又拐了一面首入府……不合适。

三公主盛若寒,十八岁,无婚配,无面首,年纪虽然大了点,但是也是唯一算得上合适的人选了。

这似乎并不是什么难的决定,但是即便是这样,大辛朝堂上也吵翻了天。

“三公主无才,并非好人选。”御史大夫说。

“御史大夫此言差矣,女子无才便是德。”镇远将军道。

内阁首辅执着玉笏出列,“三公主性情孤僻,目中无人,有损我大辛威仪。”

“老夫不以为然,三公主乃是心中有丘壑之人,自然不屑于同凡夫俗子言语。”翰林院院判道。

“生母卑贱,不能……”

“生在皇家便承了恩泽,难道阁老要说皇家的血脉不高贵?”镇远将军打断李阁老的话。

“……”

大辛朝堂里吵了三天,天临帝只恨自己不能装病不上朝。

文臣觉得嫁过去的人代表了整个大辛,一定得是体面人,武将们领兵打仗都倦了,现在想的就是赶紧派一个人过去和亲,好休养生息。

一派要面子,一派只想休息。

恰是这时,霓国使臣带来书信。

霓国在信里表示,半月后陪侧王会抵达大辛帝都,届时会求娶三公主。

很好,霓国已经做了决定,天临帝觉得自己再去朝堂上会轻松一些,可是没想到,底下的一gān臣子听说来娶亲的是霓国陪侧王,又炸开了锅。

“三公主贵为一国公主,嫁去霓国,路途遥远。微臣有一远房侄女,琴棋书画样样jīng通……”

“君上,微臣有一亲侄女,去年得京都第一美人,想来与陪侧王乃是玉人一双……”

“宋阁老,您莫说了,我女儿可是京都第一才女呢,与陪侧王才是绝配!”

“可是我怎么听说,前年您女儿跟沈家的公子有些说不清的事呢。”

“造谣!”

这一圈囔囔下来,天临帝看了看自己的头顶,觉得要好好嘉奖建造宫室的师傅。

然而再吵也是无济于事的,霓国指名道姓要娶的是三公主,大辛也只有一个三公主。

臣子们已经不吵了,只是摇头叹气,这一次,态度统一的很。

——这陪侧王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摊上了盛三!

陪侧王,霓国国君亲弟弟,据闻,此人宫室之内写战策,常能决胜千里之外;样貌无双,性情平和,心怀苍生,乃当世君子。

盛三,也就是大辛三公主,生母出身低微,不得恩宠,脾性泼辣,目中无人,整个皇家说不出口的存在。

一个是云,一个是泥,如何匹配?

天临帝在书房里看书,从书册里抬起头也有些不忍,他皇姐那脾气他是最清楚的,陪侧王那样好的一个人啊……

国舅捧了一杯茶,幽幽道:“微臣倒是觉得两人是绝配,一个不招国君待见,一个不招天下人待见,这两人凑到一起,算得上是绝配了。”

贴着墙的盛若寒捂着嘴狠狠打了一个喷嚏,她一面揩鼻涕,一面低声埋怨:“明月郡热得要死,京都却是冻得要死!”

她从明月郡策马狂奔回来,一到京都她立马就裹上了棉衣,可是这夜间的冷风一chuī,她还是觉得冷。

搓了搓手,盛若寒又踏进yīn影里。

更夫敲到三更响,京兆尹府南院墙有一清瘦人影翻了进去。

盛若寒刚落地,便觉得自己周身被一股力量给束缚住了,紧接着,她便觉得自己双脚离开了地面,她……飞了起来!

原本墨影重重的院落霎时亮起了几点亮光,在火光的映照下,盛若寒这才看清,自己的确是飞了起来!

——她被罗网网住,吊到了树上。

举着火把的仆人看到她,眉眼之间尽是厌烦。

盛若寒扒着罗网,讪讪的笑着:“都是自家人,不用这样迎接……”

“谁跟你是一家人?”

声音清清淡淡的,似乍暖还寒时候的一阵风,初初觉得有些暖,之后便是侵入骨髓的凉。

这道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举着火把的仆人便自动退到一边,随后,便看见一雪衫公子踏着寒气缓缓而来。

那雪衫公子走过来,站定到盛若寒面前,微微抬头看着吊在半空的盛若寒,眉眼之间俱是冷漠。

盛若寒看着他,眼里很是困惑,他这可一点也不像是传闻中“无几日可活”的样子呀。

“你伤哪了?”盛若寒扒着罗网问。

雪衫公子看着她,摇了摇头,道:“那些都是骗你的。”

“什么?”

“叶易生在追捕刺客的时候受了伤,命不久矣,那些都是骗你的。”雪衣公子说着看了看她的脸,见她脸上担忧的神情渐渐凝固,面上笑了笑,可眼神还是冷的,“那些消息放出去,就是为了骗你回来。”

章节列表

上一篇:仵作夫人断案记/津门茶馆_南山怕冷 下一篇:1111111